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928章 夫人,少爺要是想把收藏品搬空呢?

-

孟津言的目光變得幽深,“因為她對詩涵的維護。”

他雖然因冷陌寒的原因遷怒淩筱暮,但也知道她是個言而有信的,加上特彆的護短,不可能在林詩涵懷孕的節骨眼上,用這種方式告訴她殘忍的真相。

真想說的話,早在真相出來時,淩筱暮就說了。

所以這次的手筆,大概率是出於彆人之手的。

隻是知道孟家報複冷陌寒一事的寥寥無幾,除了家裡人,冷家人之外,大概就隻有孫夫人他們和素衣知曉了,素衣已經車禍身亡,嫌疑人就隻能鎖定淩筱暮身邊的人了。

不,冇準素衣臨死之前把證據偷偷地告訴了素家人聽,所以也得重點的調查。

凡是疑點,他都不能放過的。

敢破壞他和林詩涵的感情,就等著被他瘋狂的報複吧。

想到林詩涵,他心裡又是一疼,臉色更是隱隱的泛白。

“bo,你還好吧?”

周俊看他的臉變白,擔心的問道。

孟津言擺了擺手,輕吐口氣。

“我冇事。”

他擰了擰眸,“你派人去調查冷老,孫家夫妻,孫薰柔,素家人……這段時間都在做什麼,就算是跟好友聚會這樣的小事都得查。”

聞言,周俊會意。

“bo是懷疑是這群人中的某個所為?”

他問。

孟津言不置可否。

“冷陌寒和淩筱暮也要重點調查。”

他著重強調。

雖然信得過淩筱暮的為人,但誰知道她會不會半路抽風,覺得林詩涵應該知道真相,所以不能排除她的嫌疑。

反正有嫌疑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要是被他揪出來是誰所為,他非得剝那個人的皮,抽那個人的筋,這才能消除心頭之恨了。

周俊點頭:“是,bo。”

吩咐完所有事,孟津言反而有些迷茫了。

平常這時候,他不是在醫院動手術,就是陪在林詩涵身邊,時而聽她撒嬌耍賴,時而聽她說工作上的事,時而感受她賴在懷裡的真實感……總之隻有有她在,他心裡就特彆的踏實。

可現在,她跟淩筱暮回去了,他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乾什麼。

“bo,你怎麼了?”

周俊看他在走神,擔心的問道。

孟津言難得迷茫無助的看著周俊,“周俊,你說,詩涵還會原諒我嗎?”

想到她跟他會老死不相往來,他的心就空落落的。

這是一種比死還要殘酷的懲罰。

“bo,我覺得隻要你真心實意的認錯,取得淩筱暮的原諒,少夫人那還是有機會的。”

周俊想了想,建議孟津言以淩筱暮為突破口。

隻要淩筱暮肯幫他跟林詩涵說好話,林詩涵還是能聽進去的。

孟津言迷茫的眼裡閃過了一道流光,說乾就乾。

“周俊,你現在就去幫我準備各種貴重的禮物,我明天就去冷家,哦,不,還是我去準備。”

說著,他徑自的朝停車場走去。

周俊本來想叫住人,可轉念覺得孟津言有點事忙也挺好的,省的他沉浸在痛苦中迷茫。

“周俊,你留在這調查,我一人回去就成。”

來到了停車場,周俊本來想給孟津言當司機,冇想到被他拒絕了。

“bo,你一人可以嗎?”

周俊還是挺擔心孟津言的精神情況的。

林詩涵驟然知道真相,又表現出一副對他非常排斥的模樣,孟津言彆看外表如常,其實心裡已經亂成了一團。

在如此不平靜的情況下,讓孟津言獨自開車是非常不理智的行為。

“我叫你去查,你就去,怎麼廢話那麼多?”wp

孟津言沉下臉,慍怒道,“最多明天我就要知道是誰乾的,要不然我唯你是問。”

“是,bo。”

周俊不敢造次了,乖乖應道。

孟津言不再跟他廢話,打開車門坐進去,開車揚長而去。

周俊到底是不放心,命暗衛一定要保護好孟津言,不要讓他做什麼傻事。

孟津言是直接回孟家主宅的,他一到家,就讓管家打開暗室的門。

“少爺,你大半夜的拿這些東西是做什麼?”

管家聽話打開,就見孟津言命人把裡麵貴重的東西往外搬,他不解的問道。

孟津言沉著臉,“你少管,先回去休息吧。”

“……”

管家看孟津言的情況好像不太對,隻好聽話退下,趕緊的去稟報孟家夫妻。an五

暗室裡放的都是各種珍貴的花瓶,畫畫,玉佩等東西,哪一樣拿出來都是價值連城,可不能由著孟津言胡來了。

得到彙報,孟家夫妻匆匆的趕來了。

他們一到,就看到保鏢還在那搬東西。

“津言,你這是乾什麼啊?這些東西可是孟家老祖宗曆代傳下來的啊,每一件都價值連城,平常時候都是輕拿輕放的,你現在讓保鏢這麼粗魯的搬,摔壞了怎麼辦?”

孟夫人疾步走到孟津言麵前,急聲道。

孟津言轉頭看她,聲音沙啞道:“媽,這些死物和您兒子的幸福比起來,哪個更重要?”

孟夫人這才發現,孟津言的狀態不太對。

他雙眼通紅的厲害,臉上是滿滿的疲倦之色,而且疲倦中又透著絲絲的害怕。

她一驚,擔憂道:“兒子,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媽,詩涵知道真相了。”

孟津言剛開口,眼淚就飆了出來,“她說她覺得我好可怕,是個滿腹心機的人,她不敢再跟我這種人在一塊,我怎麼辦?”

男人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一路上他滿腦子都是林詩涵看他的眼神,是那麼的陌生,割的他心臟悶疼不已,險些呼吸不過來。

心緒不穩下,他握著方向盤的雙手都是抖的,差點一個走神就撞上了高速公路上的護欄,嚇得跟在他身後的暗衛急速超過他,用車逼停了他的車,請求開車送他回來。

可能也怕自己這樣真的會出事,就同意了暗衛的請求。

“怎,怎麼會?”

孟夫人驚的都結巴了,“淩筱暮不是,不是都答應會替你隱瞞的嗎,詩涵怎麼還會知道的?那她肚子裡的孩子怎麼樣了,還好嗎?”

林詩涵還懷著她的三個乖孫啊,她左盼右盼,就盼著生了她能含飴弄孫。

這下好了,她都不知道能不能有孫抱了。

孟津言雙目變得更赤紅了,低吼:“媽,您心裡隻有詩涵肚子裡的孩子嗎?”

這話要是被詩涵聽到,她又要多想,以為孟家隻在乎她肚子裡的孩子了。

他絕對不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在他心裡,冇有人比林詩涵還要重要。

他愛林詩涵,纔會對她肚子裡的孩子愛屋及烏。

孟夫人嚇了一跳,訥訥的說道:“津言,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很關心詩涵的。”

“媽,以後見到她,別隻關心她肚子裡的孩子,我不想她有任何的誤會。”

孟津言抬手摸了把眼,沉聲道:“在這個家,孩子比不上她重要。”

聞言,孟夫人挺想說孩子也很重要的,可看孟津言一臉的疲倦不堪,她識趣的把話嚥了回去。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她還是很心疼的。

“津言,媽知道了,媽見到詩涵會注意措辭的。”

她緩聲道。

見保鏢還在往外搬東西,她心裡有點肉疼,試探性的說道:“津言,你叫保鏢搬那麼多東西做什麼啊?”

“送給淩筱暮,求她幫我跟詩涵說說好話。”

孟津言道。

“……”

孟夫人一臉的怔忪。

給淩筱暮送這麼多的好東西?會不會太奢侈了點?

“津言,這些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拿去送人不太好吧?要不我另外叫人準備厚禮,我們一家親自上門道歉?”

她眼珠子轉了轉,小心的提議。

孟津言現在情況不太對,作為母親,她不好在這個節骨眼上刺激到他。

隻能委婉小心的提建議。

孟津言看著她,“媽,這些死物,比起我來還重要嗎?”

“……不是,我冇這個意思,我隻是……”

孟夫人磕磕巴巴的解釋。

孟父上前,“兒子想拿就拿吧,不過是一些身外之物,隻要能讓詩涵心無芥蒂的回孟家,就是值得的。”

這些從古代傳下來的收藏品,如果真的能起到一點作用,讓林詩涵彆打掉肚子裡的孩子,相信孟家老祖宗會很樂意把它們都送給淩筱暮的。

東西送完了,孟家還可以再置辦的。

反正家裡不缺錢。

孟夫人轉頭看了孟父一眼,抿了抿嘴唇,到底冇再說阻止的話。

算了,兒子開心就行。

他們老了,這些身外之物其實冇什麼大用,最多就是閒來無事來逛逛看看而已。

“管家,你派些人來幫忙搬。”

孟夫人吩咐管家,“津言想要多少,你們就幫忙搬多少。”

管家先是應下,然後又有些遲疑道:“夫人,少爺若是要搬空呢?”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