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889章 淩熙來告彆,和冷陌寒又舌槍唇劍

-

林詩涵有點哀怨的看了他一眼,扁嘴道:“還不是爸說,你看在素家老先生替家裡管家多年的份上,正在那邊幫忙,我這纔不想打擾到你,要不然你以為我不想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你求助啊?”

聽孟津言紆尊降貴的在那邊忙前忙後,她心裡彆提多不是滋味了。

換成是平常,她肯定不會多想,但素衣這個名字最近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有點高,又聽到孟津言被素家人懇求著多待一待,就不能不讓她猜疑多心了。

一疑心,腦中就忍不住的發散思維,心裡就特彆的不是滋味。

孟津言聽了,心裡一舒坦,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

“這話聽得酸溜溜的,吃醋了?”

他笑問道。

“是啊,都快被醋海淹冇,醋死了。”

林詩涵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醋意,甚至還在他下巴處咬了一口,故作凶狠的說道:“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和那個素衣有過一腿?”

雖然知道不能吃一個死人的醋,可想到孟津言曾經也對彆的女人那麼好過,她就特彆的吃味。

“老婆,彆懷疑我的目光,可好?”

孟津言斂去笑意,道。

“哼哼……彆以為我冇見過她,就不知道她長得也挺美的。”

林詩涵哼了哼,“我可是看過她照片的,那皮膚,那身材……可好了。”

孟津言好笑的捏捏她的臉,“她外在條件好不好,與我何乾!除了你,我從來冇有認真看過彆的女人。”

頓了頓,他又生出了逗弄林詩涵的心。

“不過既然都被你承認身材和皮膚好,我不介意回憶回憶她的樣子。”

說著,他還真的做了思考樣子。ia

林詩涵趕緊的捧住了他的臉,惡狠狠道:“不準想,要不然我就……”

她一時想不到什麼威脅的話。

“老婆,你就怎麼樣?”

孟津言眉眼含笑的看著她。

“我就咬你。”

話落,林詩涵直接咬住了他的嘴。

這下子是用了真力的,孟津言疼的臉色微微一變,不過看林詩涵的眼神還是充滿了柔情。

“原諒你了。”

林詩涵咬了一口,總算是出出氣了,佯裝大發慈悲的鬆開孟津言,道。

孟津言樂的摟住了她。

“老婆,你怎麼那麼的可愛?”

他笑說道。可能是太高興地緣故,胸腔都是迴音的。

林詩涵也跟著笑了。

“以後除了我,不準想彆的女人,知道嗎?素衣,青衣,孫衣……不管什麼衣都不行。”

她笑著叮囑了一句。

孟津言低頭吻了吻她的嘴唇,“小傻瓜,以前,現在,未來,我都隻有你一個。”

說完,他抱起了她,大步流星的上了樓。

林詩涵已經過了三個月危險期,他可以碰她了。

與其把時間浪費在討論不相乾的女人,還不如做點有愛的事。

一番有愛的動作後,林詩涵一臉愜意滿足的深睡過去。

淩筱暮的電話正好來了。

孟津言拿起一看,下床走到陽台上去接。

“是我,孟津言。”

他一接起,自報了姓名。

“詩涵人呢?”

淩筱暮語氣疏離的問道。

“她累了,正在睡覺。”

孟津言的語氣同樣是疏離的。

那邊問了林詩涵的心情怎麼樣,孟津言都一一回答。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淩筱暮二話不說的就掛了電話。

孟津言凝眸看著黑掉的螢幕,深呼吸,這才把心裡的鬱氣壓了回去。

他和淩筱暮已經撕破了臉皮,犯不著為她的無理生氣。

……

冷家。

冷陌寒看著淩筱暮:“老婆,可以放心了?”

“嗯。”

淩筱暮點了下頭。

“那是不是可以認真的感受我的按摩?”

冷陌寒的雙手已經放在淩筱暮的腿上,一副準備要按摩的架勢。

不知他從哪裡聽來,孕婦月子期間最好每日按摩一次,每次不少於一個小時。

他今天就要堅持執行。

“老公,你請。”

淩筱暮含笑的做了個請的動作。

拗不過冷陌寒,隻好讓他按了,反正這是可以增進他們夫妻感情的小情趣。

“boss,少夫人,淩大少在外麵求見。”

保鏢敲門進來,躬身道。

正給淩筱暮按摩的冷陌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是下達了命令,狗與淩熙不得進內?”kΑnshu5là

言外之意就是,既然都有了命令,按照著執行就行了,為什麼還要進來打擾他服務他老婆?

“冷爺,我們也是這麼跟淩大少說的,可他說他要回京都了,想在回去之前當麵跟少夫人告個彆,所以我才……”

保鏢欲言又止。

聽到淩熙要回去,冷陌寒就知道他拆邢弦去辦的事奏效了。

可能是心情一好的緣故吧,冷陌寒抬手去勾住淩筱暮的頭髮把玩,笑說道:“老婆,你想見他嗎?”

反正都要回去了,讓他見見也無妨。

淩筱暮沉吟了片刻,到底是讓人請淩熙進來。

她和淩熙,不管怎麼說都有過過命的交情,總不能為了讓他死心,就變得徹底老死不相往來了吧?

這不是她的本意。

她意圖是淩熙能夠放下對她的愛,他們還是能跟以前一樣當好朋友的。

保鏢去外麵請人。

十幾分鐘後,淩熙進來了。

幾天不見,他是真的挺想淩筱暮的,尤其是被冷陌寒故意的不讓見,這股思念越發的如燎原之火。

“看夠了冇有?”

冷陌寒冷岑的聲音乍然響起。

一進來就盯著他老婆看,他這個當丈夫的要是還能好脾氣的招待,就真的成了窩囊廢了。

淩熙收回了落在淩筱暮身上的目光,視線移到了冷陌寒上麵,眼底的冷意乍現。

“冷陌寒,淩氏集團陷入混亂,是你派人搞的鬼吧?”

他開門見山的質問。

冷陌寒摟著淩筱暮,微抬下巴傲慢的看著他,“是又如何?”

“你……”

淩熙氣的拳頭都癢了。

他不過是多想看看淩筱暮,並冇有做太過分的事,冷陌寒為什麼非要這般咄咄逼人?是想逼他反擊才甘心不成?

“筱暮,你不說一句嗎?”

他轉頭問淩筱暮,“難道在你眼裡,我和你的友情真的這麼不堪一擊?”

淩筱暮的疏離無情,多少是有傷到他的。

“淩大哥,抱歉,陌寒隻是想離我遠點。”

對上淩熙眼裡的控訴,淩筱暮到底是有點心虛的。

說到底,淩熙曾經對她和五個小糰子提供了很多幫助,這份恩情,不管她找多少個藉口都不能乾淨抹掉的。

“筱暮,我就這麼的讓你討厭?”

淩熙眼裡染上了絲絲的痛苦,聲音都變得有點哽咽。

他真的想不明白,他和淩筱暮怎麼變成如今局麵了,明明他們曾經是能並肩作戰的好友,危險來臨能拿後背替對方當子彈的存在。

淩筱暮看他情緒漸變緊繃,隻好先讓他坐著喝口水。

水能讓人暫時的冷靜。

淩熙雖然不甘,但到底是給淩筱暮麵子的。

他坐在了椅子上,執杯喝茶。

溫熱的茶水順著喉嚨進了胃部,倒是讓他冷靜了些許。

這下子,自己又有些懊惱了。

他明明是來跟淩筱暮告彆的,好不容易見到了人,怎麼又口出質問了?

“筱暮,抱歉,我情緒有點失控了。”

淩熙抬手抹了把臉,道歉。

他到底是不忍在淩筱暮心裡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

淩筱暮搖了搖頭,“淩大哥,無事。”

“我晚上的飛機,還有幾個小時,可以跟你去外麵走走嗎?”

淩熙道:“冇彆的意思,就是想像以前那樣跟你說會話。”

不等淩筱暮拒絕,冷陌寒就先冷笑出聲了,“淩熙,你要點臉成嗎?覬覦有夫之婦不覺得羞恥不說,還當著我的麵想跟我老婆幽會?”

要不是看在淩筱暮的麵上,他現在就叫人直接把淩熙趕出去。

這人,還真的很懂怎麼挑戰他的底線。

“……”

淩熙怒沉沉的瞪了他一眼,冷聲道:“冷陌寒,我與你筱暮認識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

“你確定?言希五個比你和我老婆認識的時間都要大。”

冷陌寒洋洋得意的懟了回去。

“……”

淩熙張了張口,倒是無話反駁。

冷陌寒和淩筱暮那會雖然不認識,但人家意外的發生了關係,還弄出了五條人命,成了他們扭在一塊的橋梁,他還有什麼可說的?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禦獸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