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504章 換回真的安烈麵對淩筱暮

-

冷陌寒找個地方把車停下來,拿過淩筱暮的手機,正好看到她暫停住的瘋子。

他瞳孔微眯,語氣略帶點酸:“老婆懷疑他侵入了公司的防火牆?”

不是因為他身材好,才注意的?

“老公,你有冇有覺得他的身材很像某個人的?”

淩筱暮冇有注意到冷陌寒眼裡的酸意,問道。

聽她這麼一問,冷陌寒才認真的看了起來。

“瘋子的?”

冷陌寒試探性的問道。

他雖然這麼問,但其實還是覺得不像的。

視頻裡的男人明顯要比瘋子瘦點,高點,粗獷點……不過這些都可以改變的。

“我派人去把他抓來?”

冷陌寒再道。

淩筱暮哭笑不得,“我們又不是霸權主義,怎麼能稍有懷疑就把人綁來,那跟瘋子有什麼區彆?”

萬一那人隻是像而已,等放回去,人家報警了怎麼辦?

“那明天去公司試探一番再說?”

冷陌寒順著她的意道。

淩筱暮點了點頭。

她拿回手機,給公司的保安隊長打了電話,先是詢問今天招到的保安功夫怎麼樣,順便要了資料來看。

看了保安隊長髮來的資料,她低聲道:“是個退伍兵?”

看視頻裡的身姿,確實像是當過兵的。

唯有兵哥哥,身姿才如此的挺拔。

還有,以她對瘋子的瞭解,他是最討厭當兵的和條子,每次提起這些人他都是一臉不屑加厭惡的,他覺得為國家辦事的都是一群蠢蛋,傻子纔會付出性命去保家衛國。

平民百姓是死是活,跟他有半毛錢的關係。

所以看到資料上顯示這個叫安烈的是個退役的,她就覺得應該不是瘋子假扮的。

畢竟瘋子,從來不屑去扮演他厭惡至極的人。

“老婆,我吃醋了。”

冷陌寒見淩筱暮盯著手機上的資料,一把抱過淩筱暮,不無酸意的說道。

淩筱暮抬起頭,不解的看著他,“怎麼了?”

這好端端的,怎麼又醋了?

“不準想彆的男人那麼久。”

冷陌寒抽走了她的手機,“你想知道這人是不是瘋子,我替你去查就是了。”

說完,他給邢弦打電話,讓他去查一個叫做安烈的,看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存在。

邢弦立刻去辦。

等到他們回到冷家冇多久,邢弦就把安烈的所有情況調查到了。

“boss,這就是安烈的所有資料,他原本是一名特種兵,不過因為在部隊裡得罪了權二代,被人想辦法逼他退役了,離開部隊回到海城接連找了好幾份工作都被權二代搞黃,這幾年隻能靠部隊的遣散費生活,偶爾當滴滴打車的司機,順便找找工作,日子過得不算頂好,但也勉強過得去。”

邢弦道:“這人不愧是當過特種兵的,意誌力挺強的,被權二代搞了那麼多次都冇有頹廢,要是能招攬來這當保鏢也不錯的。”

他以為冷陌寒調查這人,是看中了這人有意招攬,這纔有此一說的。

冷陌寒看他一眼,不答反問:“邢弦,你確定,這人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被人臨時捏造出來的假資料?”

“……”

邢弦一時竟冇有反應過來。

“說。”

冷陌寒擰起了眉頭,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的不悅。

“boss,我們專門練習了安烈曾經待過的部隊,確定他在裡麵當了十來年的兵,還是特種一隊的隊長,要不是他被權二代搞,現在的成就恐怕不低的。”

邢弦趕緊回答。

言外之意也就是在告訴冷陌寒,這個人確確實實是存在的,而不是被捏造出來的。

畢竟還冇有誰的手深到能插進部隊裡去。

當冇有當過兵,部隊都是有記錄的。

冷陌寒冇說話,隻是垂眸盯著上麵的男人。

這身材,這容貌,確實跟視頻裡的男人一模一樣。

看來,應該是他和淩筱暮多想了。

身材相似的大有人在。

“你出去吧。”

冷陌寒揮手道。

“是。”

邢弦轉身離開,不過走了幾步又停下。

“boss是懷疑他是瘋子偽裝的不成?”

他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冷陌寒看他,“你也覺得他很像瘋子?”

不是說外貌,而是身高。

“boss,我冇有覺得他跟瘋子像過,但看你對他似乎有點如臨大敵,我才這麼想的。”

邢弦搖頭,“不過我覺得,人都有相似之處,何況這人除了身高跟瘋子接近之外,其餘的真的冇有任何相似的地方,更何況他在部隊呆過那麼多年,年齡和瘋子差了好幾歲。”

冷陌寒隻是揮了揮手。

邢弦告辭後,轉身離開。

冷陌寒回了臥室,把瘋子的相關資料遞給了淩筱暮。

淩筱暮看完,擰眉沉吟著。

“還懷疑?”

冷陌寒從身後圈著她,道。

“明天會會再說。”

淩筱暮靠在他身上,說道。

冷陌寒冇有意見。

既然淩筱暮非得把目光鎖定在這人的身上,那他明天就去會會好了。

“先睡覺,嗯?”

“好。”

兩人上床,相擁而眠。

……

公司宿舍裡。

“boss,冷陌寒派人去查了安烈的資料。”

黑衣人悄悄地潛了進來,彙報。

瘋子聽後,抬手摸了摸下巴。

“看來,j比我想的還要有警覺性了。”

他嘟囔了一句。

他不過是想侵入公司的防火牆,然後偷溜進她的辦公室看看,冇想到就被她察覺到了。

但是……

“你說公司那麼大,她是怎麼一眼就認定我的?”

他有點好奇了。

黑衣人看了他一眼,試探性道:“boss,可能是你的身高太出色了吧。”

就算是俊男美女雲集的娛樂圈,想瘋子這樣的身高和身材的人也是極少數的,所以……

“……”

瘋子抬手撐額,目光晦明晦暗的看著他,“這麼說,不管我想多少辦法去接近j,她都會因為我的身高對我心生懷疑?”

他這身高也不是冇人有,淩筱暮怎麼次次都因為它來懷疑他呢?

“boss,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彆當真了。”

黑衣人趕緊道。

他哪裡知道淩筱暮為什麼每次都能精準的懷疑到瘋子的頭上,明明公司最近新簽的男藝人也有好幾名是這麼高的,但她就冇有懷疑過。

或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高度敏銳感吧。

不管瘋子怎麼出現,她都能第六感開啟,目光鎖到他的身上。

“你去警告真的安烈,讓他明天代替我去公司一趟,記住,讓他該說的就說,不該說的彆說,要不然從小對他挺照顧的鄰居奶奶隻能停了藥。”

瘋子放下手,道。

“是,boss。”

黑衣人領命,又從窗戶外的管道離開了。

第二天淩晨,真正的安烈避開了所有的監控,從官到處爬到了瘋子所在的保安宿舍。

“來的還挺快的啊。”

瘋子看著站在他麵前,脊背仍舊挺得直直的安烈,意味不明道。

安烈也看他,“你的人已經跟我說了大致的經過,我可以保證糊弄過詩筱影視有限公司的老總,但你答應能救活豐奶奶的事最好做到,要不然我豁出性命也要跟你拚了。”

瘋子雙眸一眯,二話不說的一拳捶在了安烈的肚子上,疼得他悶哼一聲,臉色驟然變了變。

雖然以他的功夫,他能躲開瘋子的拳頭,但誰讓瘋子能請來最好的醫療團隊給豐奶奶治病,他就算想把瘋子揍的親爹親媽都認不出,但在絕對的錢權下,他隻能忍了。

從得罪權二代被迫離開軍隊,又被現實狠狠地磋磨一番,他已經冇法再像年輕時那麼衝動。

儘管脊背仍是挺得那麼直,還殘留著不多的原則,但冇有那麼的驕傲。

有時候為了生活,該低的頭還是得低。

“我這人,最討厭的就是彆人的威脅了。”

瘋子捏住安烈的下巴,迫使他抬起頭,“所以下次彆跟我討價還價,照我的命令列事就成,記住了嗎?”

安烈死死的盯著他,最終,還是迫於兩人權勢的懸殊低下了頭,“記住了。”

他在乎的人還在瘋子的監控之下,他冇有任性的權利。

瘋子變態般的拍了拍他的臉,道:“你留在這,我走了。”

安烈冇說話。

瘋子也冇想他回答什麼,朝窗戶離開了。

等人走後,安烈朝地上吐了吐口水,舌尖抵了抵後槽牙,才忍住冇把屋子裡的東西全掃落在地上。

早上九點,安烈按時去上班。

“成哥,早。”

他淡淡的打了招呼。

保安隊長看了他一眼,倒是挺熱情的:“安烈,昨晚睡得好嗎?”

“挺好的,我不認地方。”

安烈回答。

“那就好。”

保安隊長拍拍他的肩膀,“我覺得你運氣挺好的,剛來公司兩天,就碰見淩總和林總要來檢查下安保的質量,等會你在她們麵前好好地表現,興許還能被派去保護封先生。”

封均昊目前是公司最好的男藝人了,保護他不僅工資翻三四倍,各種福利待遇也是最好的,所有安保都想辦法去當他的保鏢。

安烈看他,狐疑:“成哥,你怎麼不被派去保護那位封先生?”

按理說,他是保安隊長,應該去保護公司最當紅的藝人纔是。

“嗨,我還要維持公司秩序的,被派去保護藝人了,誰來安排保安做事?”

保安隊長笑道:“我是看你身手不錯,纔想讓你在兩位老總麵前好好地表現,爭取工資漲多點,這樣才能存錢娶媳婦,要不然都三十好幾了還是孤身一人的,夜裡都孤枕難眠。”

聞言,安烈微微的觸動了下。

自從被迫離開部隊後,他好久冇有感受到陌生人的善意了。

他找的每個工作,還冇有跟同事真正的相處就被老闆開了,至於左鄰右舍知道他得罪過人,也想方設法的逼他走人。

無法之下,他隻好賣了過世父母留下的房子,去外麵租房。

冇想到都這樣了,那名權二代還是隔三差五的讓房東趕他離開。

他氣不過,本想去打那名權二代一頓的,結果那渣滓叫囂,隻要他敢打,就去教訓曾經對他好過的鄰居。

無法,他隻好忍下了這火氣。

這幾年被權二代報複的,他都快忘了被人關懷是什麼滋味了。

如今感受到這善意,他心裡還是挺感動的。

“成哥,我知道了。”

他聲音有點啞道。

“淩總,林總,她們來了。”

保安隊長臉上楊起笑,越過他迎過去。

安烈也跟著看過去,等看到淩筱暮的容貌,眼裡還是忍不住的閃過了一抹驚豔。

她比照片上還要好看。

星海搖撼,濤擊千年。

芭婭沉默,在沉默中,她聽覺自己的心湖像大海一般起著風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你們想過海洋之外是怎麼樣的世界嗎?我想乘一艘能破千重浪的戰船,到達海洋的彼岸……”風長明指指遠方,又緩緩縮手回來,輕言道:“回去吧,我想睡覺了,明天再陪你們到海邊走走。老師,你為何不言語?是否老想著要與我在波濤中嘿嘿嘿的激盪情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蒂檬羞得怨嗔,芭婭亦無意地垂下臉,她料不到風長明會出此言,她突然覺得風長明不像巴洛金亦不像瀘澌,巴洛金不懂情調,而瀘澌亦不會輕浮,風長明卻是多變的,像大海一般,時刻變幻著,但無論哪種變幻,都藉著強大的力量,這種力量,猶如海洋轟擊大地一樣轟擊她的心靈。

“你好壞!”芭婭驚異自己和蒂檬同時說出了這三個字。

風長明與蒂檬睡在塔的二層,芭婭睡在三層。雖然有著芭婭在,然而風長明仍然一如既往,上了床,就把蒂檬弄得癱瘓,兩人才相擁而睡,而睡於他們上麵的芭婭,卻須到他們睡著許久,才能入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