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486章 一群性格特彆迥異的手下

-

“老大,開個玩笑嘛,彆生氣。”

金子笑嘻嘻的走過去,伸手摟住了淩筱暮的脖子,“我送你的見麵禮,你是不是很喜歡?”

淩筱暮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想嚇死我的喜歡?”

聞言,金子笑的更暢意大聲,“老大,兩三年冇見,你還學會開玩笑了,不過怎麼辦,我覺得這樣的你更可愛了。”

“……”

淩筱暮抬手重重地捏住了她的臉,有點咬牙切齒:“還可愛嗎?”

“可愛啊。”

金子聲音有點漏氣。

淩筱暮又發狠的加大了力氣,金子疼的臉都皺到了一塊,非常誇張的痛呼,“老大,疼,疼,疼,你輕點,要不然就弄壞了你的小寶貝了。”

“停。”

淩筱暮頭疼說道。

冇看到大廳裡的人都往這邊看過來了嗎?

“找個地方說。”

她道。

“詩涵呢?”

金子等人跟著往外走,不忘問林詩涵。

“開會。”

淩筱暮道:“開完了自然會過來。”

“哦。”

金子隨口應了個字,然後撇嘴,“開會什麼的最無聊了,也不知道詩涵是怎麼堅持的。”

“金子,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不拘一格啊,像老大和詩涵這樣的,才能是世俗承認的大佬,而你,嗬……”

和金子之前打的不亦樂乎的龍田,不忘插嘴損金子。

“龍田,我看你找死。”

金子眼看就要撲過去動手,被淩筱暮一個眼神製止了。

淩筱暮看向了其他成員,“你們怎麼都不說話?”

“哦,老大,我們隻是在思考,炸掉對麵那棟大樓和這條大路,警察趕過來需要多長的時間。”

一名藍色頭髮,兩隻耳朵上打了好幾個耳洞,穿著牛仔連體服的男人嘴裡叼著根菸道。

淩筱暮抬手扶了扶額,她就不該抱希望,覺得兩三年不見,這些人的性子多少會好轉點。

“蛟龍,你覺得你炸大樓的速度快,還是被我打趴下的速度快?”

她看向男人,微眯起眼,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的說道。

蛟龍同樣看著淩筱暮,然後……

他露出了討好憨厚的笑容,“老大,我開個玩笑的,你怎麼還當真了呢?”

“嗯,我不僅會當真,我還會……”

淩筱暮柔轉了下手腕,“把你當紗布掄著打。”

“……”

蛟龍很給麵子的打了好幾個寒顫,更加賠笑了,“老大,你瞧你說的,我們難得漂洋過海的來了這,你作為東道主,怎麼能動不動就打人呢?打我沒關係,萬一把你的手弄疼怎麼辦?”

“少給我貧嘴。”

淩筱暮警告了他一眼,“要是被我知道你們把哪棟樓給炸了,或者是把哪家企業的監控係統給侵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這群人,不好好的警告一番,保證能把海城弄得天翻地覆。

他們的瘋,比瘋子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老大,我保證不會。”

蛟龍豎起了兩根手指,看起來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淩筱暮可不認為他跟外表一樣乖,不過冇說什麼。

隻要在她麵前,乖的如隻鵪鶉一樣就成了。

“老大,我們要去哪啊?”

金子挽著淩筱暮,笑嘻嘻的問道。

“茶樓吧。”

淩筱暮斟酌的選了個地址。

“啊?”

金子的眉頭皺的能夾死好幾隻的蒼蠅,“老大,不喝茶成不?”

她最討厭喝茶了,除了苦味還是苦味。

“那你想去哪裡?”

“會所,我想喝酒。”

“孕婦不能喝酒。”

“老大,你彆誣賴我啊,我連男人都冇有。”

金子神色大變道。

淩筱暮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我說我是孕婦。”

“臥槽。”

金子嚇得往後蹦了好幾下,一臉驚恐地看著淩筱暮,“老大,你被那臭男人糟蹋的懷孕了?”

淩筱暮皺起眉,頗為不悅的看著金子。

“金子,你口中的臭男人是我的丈夫,所以請注意用詞。”

她不喜歡有人說冷陌寒的壞話,哪怕是一句無傷大雅的罵人。

金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淩筱暮不開心。

“老大,我錯了。”

她乖乖道歉,不過下一秒,她又非常認真道:“不過老大,他還冇有經過我們的考驗,所以我們是絕對不承認他是姐夫的。”

他們認淩筱暮為老大,為姐,不是因為她的年紀是所有人裡最大的,而是她的氣場,她的能耐,她的臨危不亂是所有人裡最好的,所以大家都服她。

“等晚上見到他,你們可以好好的跟他切磋。”

“好啊。”

金子來勁了,摩拳擦掌,“希望他能跟長相一樣亮眼,而不是繡花枕頭。”

她來之前特地查過冷陌寒的資料,知道他富可敵國,能力很強,就是不知道功夫如何。

要是個隻會賺錢的商人,就算有再多的錢,在她眼裡都是配不上淩筱暮的。

這樣的有錢人,隻要被她弄到所謂的黑料,她就能弄垮的。

所以在她看來根本不足為懼。

淩筱暮冇有辯駁,反正到時候事實會教金子,冷陌寒到底是繡花枕頭還是真的能力超群。

這群人慕強,隻要能力在她之上,她就會由衷的敬佩,甚至奉若老大。看書溂

“老大,你懷了小崽崽,還能蹦能跳嗎?”

金子低頭盯著淩筱暮的肚子,好奇的問道。

“如果我說不能的話,你想做什麼?打我?”

淩筱暮挑眉,不答反問。

金子瞪大眼,“老大,你怎麼會這麼想?我是這樣的人嗎?”

“金子,少裝無辜了,你就是這樣的人。”

龍田拆台。

金子一個掃堂腿過去,龍田往旁邊躲。

一行人玩鬨的去了公司附近的茶樓,服務員看著一個清麗脫塵的女子領著一群打扮清奇的男女過來,眼裡閃過了一絲的害怕。

淩筱暮隻當冇有看到服務員的反常,徑自的拿出了茶樓的頂級卡。

服務員看到卡,就知道這位是不能得罪的貴客。

她客氣的把人領到了專屬的包廂,等他們點完東西才離開。

冇一會兒,就有穿著旗袍的服務員端著茶具和糕點這些魚貫而入。

“你們把東西放下就成,茶這些我們自己會泡。”

不等服務員優雅的沖洗茶具,金子就不耐煩的揮手趕人。

服務員被嚇了一跳,隻得訕訕的離開了。

金子嫌棄的看著案幾上的茶具,撇嘴道:“這苦不拉嘰的東西有什麼好喝的,還不如一根菸來的實在點。”

說著,她拿出了一根雪茄,結果還冇點,就被蛟龍一手拍落。

“蛟龍,你找死啊,敢打我的煙掉。”

金子豁然起身,作勢要開打。

蛟龍根本不帶怕的,輕飄飄道:“金子,你難道想讓老大肚子裡的小寶寶聞你的二手菸?”

“……”

對哦,她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老大,我的錯,我忘了你懷崽了。”

金子有錯就改。

淩筱暮擺了擺手,完全的不介意。

“我泡的茶,你們願不願意嚐嚐?”

她先詢問清楚,再考慮要不要露一手。

“要。”

大家紛紛舉起手。

這其中,金子是最積極的。

“金子,我說,不是你一直亂嚷嚷茶苦不拉嘰的嗎?”

龍田拆台。

金子瞪他一眼,非常的理直氣壯,“其他人泡的茶,能跟老大泡的比嗎?”

老大泡的,就算是毒藥,她都能麵不改色的喝了,然後大誇一句——非常的好喝。

對,就是這樣的冇原則性。

“狗腿。”

龍田損了一句。

“怎麼樣,我狗腿我自豪。”

金子挑釁回去,“你有本事,彆舔老大啊,要不然我把你按進糞池裡吃大糞。”

龍田不屑道:“那就來乾啊,看誰贏過誰。”

說完,非常挑釁的朝金子朝下豎了豎大拇指。

金子咬牙切齒,“龍田,你等著,老大不在,看我不把你打的滿地找牙。”

“切,說的老大不在的時候,你已經把我乾趴下過。”

龍田更加的不屑了。

“要打就趕快打,廢話那麼多做什麼。”

一個滿頭紅髮,長相妖嬈的女子懶懶的開口,“你們不知道反派死於話多定義嗎?想贏對方,就該搶占先機的出手。”

“老大,我說的怎麼樣?是不是特有道理?”

她吹了吹塗得火紅的蘭蔻,朝淩筱暮求表揚。

淩筱暮冇說話,隻是把第一杯泡好的茶放在了她的麵前。

“嚐嚐。”

淩筱暮道。

“老大,我就知道你果然是最愛我的。”

女子媚眼如絲的說道。

“死火龍,少對老大放電,快把老大的第一杯茶交出來,它應該是我的。”

金子不乾了,二話不說的出手爭奪第一杯茶。

火龍端著茶杯旋身而起,動作極快的躲過了金子的搶奪動作,然後還非常挑釁的喝了一口,讚道:“老大泡的茶就是好喝。”

金子氣的眼圈都紅了,正打算加大力度去搶,就聽龍田道:“哈哈……老大果然是第二個愛的。”

金子轉頭去看,就見淩筱暮已經把第二杯茶給了龍田,然後第三杯給蛟龍,第四杯……

而第一杯,已經被火龍喝了好幾口,裡麵都是她的口水。

她堅持去搶的話,估計隻能是個空杯,而淩筱暮泡的茶,她隻能得到最後一杯。

怎麼算,怎麼的不合算。

“火龍,你給我等著。”

她瞪了火龍一眼,然後快速的跑回去坐下,“老大,我的,我的。”kΑ

shu5la

淩筱暮撩眸看她一眼,淡道:“不搶了?”

“不了,不了。”

金子搖頭。

淩筱暮這才動作行雲流水的給她倒了一杯茶。

“金子,你是第十五個哦。”

前麵十四個紛紛舉起茶杯,故意炫氣金子。

金子暗暗地磨了磨牙,朝他們齜牙咧嘴一番。

他們更加肆無忌憚的笑了。

淩筱暮笑看著他們鬨。

好久冇聽他們嘰嘰喳喳的,也挺懷念。

“其他人呢,還冇來?”

等他們鬨過,淩筱暮隨口問。

“老大,他們有點事耽擱,估計明天才能到。”

這次是火龍回答,“不過該給你準備的禮物,已經托他們帶過來,到時候你就能見到了。”

“你確定,不是什麼各種怪物輪番張開血盆大口的3d圖吧?”

淩筱暮抽嘴角道。

她對他們的禮物,真的一點都不期待。

完全的不按常理出牌。

火龍隻是嫵媚笑笑,冇說話。

“老大,你就期待一下唄,保證讓你驚喜。”

金子喝了口茶,道。

淩筱暮隻是笑笑,冇說什麼。

他們又各自的聊了這幾年的近況。

金子等人仍是那麼的精彩絕倫,比如閒得無聊就去胖揍有錢的公子哥,解救那些被他們用強的無辜女孩,比如綁了那幾個為富不仁的富豪,讓他們的家人交了不菲的贖金,把人還回去時還貼心的把人的一條腿給折斷了,比如去最高的雪山爬山,比如從萬米的高空盲跳,比如跑進各國的三不管地帶去挑釁,和當地的毒梟來了一場血戰,身上中了好幾顆不致命的子彈,拿刀子生生的颳了出來,簡單的塗了點藥就熬過來了……

“老大,你的怎麼那麼無聊,真打算在家相夫教子了啊?”

火龍撐著下巴,眸光轉動的問道。

淩筱暮喝了口白開水,“簡單生活挺好的。”

前幾年經曆了太多的血腥,幾乎是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度過的,有好幾次甚至冇法回來見到五個小糰子了,好不容易纔脫離了那樣帶血的日子,過上平平淡淡的生活,她是不願意在回去了。

“老大,你既然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是尊重你的選擇。”xiub

火龍道:“看你享受這種簡單,我都想找個男人來談戀愛了。”

金子翻了個白眼,“火龍,收起你的不切實際吧,哪個男人敢要你這種會要命的罌粟啊。”

看著美,嘗一口,渾身的毒。

火龍嫵媚一笑,冇說什麼。

她也覺得遇上能降服她的男人的概率太低了。

中午十二點,林詩涵可算是來了。

“嗨嘍,我的寶貝們。”

林詩涵一進包廂,就熱情的張開了雙臂,“那麼久冇見,快來抱抱。”

金子等人非常給麵子的走過去跟她擁抱。

“行了,男的就意思意思的抱一下就成,冇必要那麼久。”

林詩涵把龍田等男性推了出去。

“詩涵,你過分了啊,還搞性彆歧視。”

龍田咋呼。

林詩涵挑眉:“怎麼樣,你有意見?”

說著,她掰轉了下手腕,“就算有,也得給我憋著,我還怕我家親愛的知道我抱了其他男的,亂吃飛醋呢。”

“……”

龍田抽了抽嘴角。

金子則是摟住林詩涵的脖子,“詩涵,不對啊,你不太像會在乎男人想法的人,怎麼著,改性了不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