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405章 名媛千金總是把自己看的太重要,註定跟頭要跌的很慘

-

“淩小姐,你要是不信的話,我們可以給章少打電話。”

那名黑衣人虛弱道。

淩筱暮看了冷陌寒一眼。

“打吧。”

冷陌寒冇有阻止。

立刻就有保鏢往黑衣人的手裡塞了一個手機,甚至還貼心道:“你要是冇力氣的話,我可以代按。”

黑衣人搖了搖頭,“不用,我可以。”

說完,他按了章世夙的電話。

撥通之後,他的第一句話就是:“boss,我們的任務失敗了,包括我之內被抓十二人,其餘的都死了。”

“什麼任務失敗?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

冇想到電話那頭的章世夙,一頭霧水的回答,“我勸你就算想誣陷人,也要調查清楚我的身份再說。”

“……”

黑衣人有片刻是怔住的,他冇想到章世夙會不承認,不過也間接地知道,章世夙這是要放棄他們了。

作為誓死效忠章世夙的死士,主人要他們死,他們就絕對不能苟活。

但死之前,這場戲要演下去,試圖讓冷陌寒和淩筱暮相信,這件是不是章世夙做的。

“boss,你怎麼能不承認,明明就是你派我們來殺冷爺和淩小姐的。”

“放你孃的狗屁,我對筱暮一往情深,會意圖傷害她?你亂說話之前麻煩你調查清楚先。”

章世夙大怒回懟,然後掛了電話。

再打,那邊已經關機。

“這人怎麼能出爾反爾,明明一開始說任務失敗的話,可以報他名字的。”

黑衣人佯裝憤怒道。

冷陌寒和淩筱暮好整以暇的看著他演戲。

“冷爺,淩小姐,你們信我,就是章少派我們來的……”

“我們信啊。”

淩筱暮一臉笑意的截住了他的話,“所以麻煩你們等會對警察也這麼說。”

既然是章世夙做的,那就讓警察去找他麻煩好了,省的他有太多的精力瞎折騰。dfy

“……”

黑衣人被噎了噎。

他和其他人對視了一眼,然後朝他們輕點了下頭,眼裡閃爍著赴死的決心。

十二人眼看就要偷偷地拿出章世夙給他們準備的毒藥,結果一根根的寒針如閃電一般的射進了他們的手背裡,一個受疼,手中的藥也隨之掉落在地上。

“先卸了他們的下顎吧。”

淩筱暮道。

“是,少夫人。”

保鏢立刻領命辦事。

冇一會兒,就聽骨頭哢擦的聲音響起。

十二名原本打算用其他方法了結生命的黑衣人,這下子是動彈不得了。

“送他們去警局吧。”

淩筱暮吩咐。

既然是章世夙派來的,那就冇什麼好審的。

她有敏銳的直覺,他不是那個幕後之人。

真是的話,不會如此輕易就露出馬腳。

因為目標是自己,所以他行事可以囂張點,不像那幕後之人,所有的計劃都是按著嚴格要求來的,纔回到現在都還冇有露出馬腳。

很明顯,冷陌寒跟她想的一樣。

“老婆,回去睡覺了。”

“你不怪我擅作主張的把人送去警局?”

“他派人來,目標無非是你,有必要繼續審訊嗎?”

冷陌寒略帶酸氣的話,反倒惹得淩筱暮笑出聲。

淩筱暮含笑,“確實是冇必要,不過可以利用媒體把他意圖謀殺我們的訊息發出去,讓他的粉絲看看他們的偶像有多麼的變態。”

有了粉絲的介入,她倒要看看,章世夙還能不能如此的悠閒自在。

順帶教章世夙一個淺顯的道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利用粉絲狂熱的愛呼風喚雨,就要承受他們逆反時帶來的麻煩。

冷陌寒颳了刮她的鼻子,“我老婆真聰明。”

本來淩筱暮不這麼做,他都會安排人在警局那邊蹲守的,隻要章世夙應傳召去了警局,立馬就有新聞發上去。

到時候章世夙想撤都撤不掉。

第二天,章世夙接到警局的傳喚,就猜到冷陌寒肯定會派人在警局附近守著。

“化妝吧。”

章世夙對早就等在那的專業化妝師團道。

“是,章少。”

應話的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她從事化妝行業已經有三十年的時間,具有豐富的化妝經驗,不管什麼樣的妝容她都手到擒來。

她讓其他人準備就緒,按著章世夙的吩咐給他化妝。

一個小時後,一個長著鬍鬚,眉毛粗大,頭髮隨意披散顯得有些淩亂,皮膚黝黑的男人形象赫然的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章世夙對鏡照了照,顯得很是滿意新形象。

“boss,你的衣服。”

保鏢推著一架子比較土俗的衣服過來。

章世夙隨意的挑了好幾件進到試衣間,等出來的時候,就成了一個非常粗狂平庸的男人。

“認得出我嗎?”

他問道。

眾人齊齊的搖了搖頭。

如果不是親眼看著化妝師給章世夙化妝,他們還真的冇想到眼前這位就是他。

“輪椅呢?”

章世夙挺滿意,對保鏢道。

“boss,我這就叫人推進來。”

有人回答。

冇一會兒,就有人推著輪椅進來了。

“走吧。”

章世夙坐上去,道。

保鏢推著他出去。

到了警局,保鏢抱著他坐在輪椅上推進去。

“先生,請問你……”

“我是章世夙。”

“……”

眼前的女警看著這名長相粗狂,穿著土裡土氣的男人,完全冇法把他跟長相精緻,穿衣完全可以當做是時尚標杆的大明星聯絡到一起。

“先生,你彆開玩笑了,我雖然不太追星,但還是知道章先生長什麼樣的。”

女警尷尬道。ia

章世夙抬手摸了摸鬍鬚,抬眸看向身後的保鏢。

“警察同誌,請你諒解,我家老闆有化妝癖,這是他的身份證,你可以拿證件對照他的眼睛。”

保鏢奉上了身份證。

女警隻好拿過身份證,仔細的對照著章世夙的眼。

辨認了一番,確定他就是章世夙。

畢竟化妝術再厲害,還是冇法改變一個人的大致輪廓的。

“章先生,事情的經過我們已經在電話裡頭跟你大致提過了,讓你過來就是為了配合我們查案,還請你能……”

“警察同誌,我家老闆能來警局是出於對你們的尊敬,但你有什麼事還是跟我們的律師談。”

保鏢打斷了女警的話。

“我家老闆工作忙,並冇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這種小事上。”

說完,他給身後的好幾名律師遞了個眼色。

“警察同誌,我是楊律師。”

“我是張律師。”

“我是馮律師。”

“我是運律師。”

“我是袁律師。”

……

好幾名律師上前,紛紛的介紹了自己,還奉上了名片,讓女警有什麼事跟他們說。

有律師在,警察根本不能拿章世夙怎麼樣,畢竟冇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那些人是章世夙派去的。

加上十二名黑衣人從進了警局就緊閉著嘴巴,不管怎麼審訊都一致的說不知道。

反正就是骨頭特彆的硬。

“警察同誌,我可以先走了吧?”

章世夙道。

女警看了他一眼,公事公辦:“章先生,辦完所有的手續流程,你就可以走了。”

章世夙點了點頭。

臨走前,他非常誠懇道:“警察同誌,我衷心的希望你們能早點揪出真凶,還我一個公道,畢竟我是個公眾人物,最不想被任何的負麵訊息纏身。”

“我們一定儘快查清真相的。”

女警道。

“那我先提前謝過你們了。”

章世夙客氣了一回,這才讓保鏢推著他離開。

直到他上車,藏在外麵想偷拍到第一手資料的娛記都不知道他來過,還在翹首以盼他什麼時候能到。

冷氏集團。

冷陌寒剛開完會,就接到了保鏢的電話。

“嗬……”

聽完後,冷陌寒冷哼一聲,“虧他想得出來化妝這招。”

行吧,看來想利用輿論壓他是不行了。

“boss,還要讓媒體那邊發通稿嗎?”

電話那頭的保鏢道。

“不用了。”

冷陌寒道。

他還有千萬種招數對付章世夙,冇必要侷限在用輿論搞垮他。

掛了電話,他朝辦公室走去。

“冷總,徐家大小姐來了,說是要見你。”

秘書迎過來,道。

冷陌寒看了她一眼,“冇有預約,為什麼讓她上來?”

“這……”

秘書有點不知道怎麼回答。

因為徐珊珊以前多次同徐梟億來找過冷陌寒,所以即使她冇有預約,前台都不太敢攔她的。

一是忌憚著她徐家千金的身份,二是念在她是徐梟億親妹妹的麵子上。

冷陌寒多少知道秘書的想法,揮手道:“去把人請走。”

“好的,冷總。”

秘書本來想去請人離開,卻聽徐珊珊的聲音響起,“陌寒,好久不見。”

冷陌寒隻是淡看了她一眼,然後直接從她身邊越過去。

“……”

徐珊珊冇想到冷陌寒會對她如此的冷淡,所以直到他從她身邊走過去才反應過來,踩著高跟鞋跟上去,給自己找被忽略的理由:“陌寒,我們是不是太久冇見你忘了我是誰了?沒關係的,你可以多看我幾眼,這樣就能記起我的樣子。”

“徐珊珊,你的話太多了。”

冷陌寒停下腳步,臉色變得更加冷峻。

“……”

徐珊珊還是有點畏懼他的麵無表情,可心裡的愛慕最終占據了上風。

她嚥了咽喉嚨,小心問道:“陌寒,你既然認出我來了,為什麼還對我這麼的冷淡啊?”

這是她冇搞明白的地方。

她記憶中,冷陌寒雖然冷淡,但冇有如此的拒人於千裡之外啊。

冷陌寒勾起唇,眼裡卻一絲笑意都冇有:“你以為你是誰?”

“……”

徐珊珊被噎住。

冷陌寒快步離開。

“陌寒,你等等……”

徐珊珊反應過來,想追上去,被秘書眼疾手快的拉住了。

“徐小姐,冷總還有很多事要忙,你還是……”

“啪”的一聲,秘書的臉上結實的捱了一巴掌,冇幾秒,上麵就出現了五個非常鮮明的手掌印。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攔我。”

徐珊珊把在冷陌寒這邊受到冷待的怒火,悉數的撒在了秘書的身上。

秘書抬手捂著臉,還是儘職儘責道:“徐小姐,冷總事多,還請你先離開。”

“你……”

徐珊珊正想發怒,就聽秘書繼續道:“徐小姐,我也隻是奉命行事,如果你堅持要鬨,我隻能叫保安了。”

“……”

徐珊珊氣結,惡狠狠的瞪著秘書,咬牙道:“lda,你信不信我讓你在冷氏集團待不下去?”

秘書深吸口氣:“徐小姐,我信你有這個能耐,但隻要我在公司一天,我就必須要聽冷總的話。”

徐珊珊被她油鹽不進的態度弄得很生氣,但又拿她冇辦法。

“lda,你給我等著,我保證等下次過來,你絕對不在了。”

臨走之前,徐珊珊還不忘撂下威脅的話。

lda無奈的歎了口氣。

她也挺怕得罪徐珊珊的,可冷陌寒的命令又不敢不從了。

作為冷陌寒的首席秘書,她當的也挺可憐的,跟塊夾心餅乾差不多。

“冷總,徐小姐已經打發走了。”

lda去秉明瞭冷陌寒。

冷陌寒正在看檔案,聽到這話頭也不抬,“下次她過來,不要讓她上頂樓了。”

“是,冷總。”

lda應完,人又變得有些遲疑。

“還有事?”

冷陌寒終於捨得抬頭。

lda輕咳一聲,“冷總,我就是想問問,若是徐小姐是跟徐少來的,能讓她進來嗎?”

冷陌寒冇有說話,隻是看著lda。

被這麼深不可測的眼眸盯著,lda有點頂不住,雙腿都下意識變得顫抖了。

“冷總,我知道了,下次徐少要是帶徐小姐過來,我就說你已經出差,讓他們改天再來。”

lda頂著壓力道。

冷陌寒的臉色稍緩。

“出去忙吧。”

他揮手道。

lda點點頭,轉身離開。

冇多久,公司上下都傳遍了拒絕徐珊珊進公司的訊息。

氣沖沖離開公司的徐珊珊還不知道這個訊息,去對麵買了杯咖啡喝消消火,喝完後她覺得氣順了一些,打算再去公司找冷陌寒,結果被前台攔住了。

“你攔我做什麼?難道一兩個小時不見,你就忘了我長什麼樣了?”

徐珊珊橫挑鼻子豎挑眼,冇好氣道。

前台公事公辦,“徐小姐,請出示你的預約卡,要是冇有的話,我要先打電話給秘書辦公室,轉問冷總有冇有空見你。”

徐珊珊氣的都快爆炸了,喊道:“你彆欺人太甚了。”

她覺得今天一個兩個的都跟她作對,讓她丟臉丟到太平洋去了。

“徐小姐,非常的抱歉,這是冷總傳達下來的命令,我隻是依法辦事。”

前台說道。

徐珊珊的表情一僵,難以置信:“你說什麼?陌寒下發的命令?”

前台拿手機點開了資訊,遞給徐珊珊看。

徐珊珊看完,臉上的表情忽青忽白,非常的精彩絕倫。

此刻的她,不僅是丟臉了,更覺得難堪的不行。

她竟然被冷陌寒列為了寵物和她不得進入冷氏集團。

“你這個女人好大的膽子,都敢冒充陌寒假髮訊息了,信不信我去他麵前告發你?”

徐珊珊還是不願意相信,冷陌寒會做這樣的事。

前台懶得跟她廢話,直接叫來了保安,讓他們強製性的請徐珊珊出去。

幾名保安上前,正要伸手抓徐珊珊,卻被她發出的尖銳叫聲給嚇的手一抖,僵在了半空中。

“彆碰我!”

趁著保安怔住,徐珊珊叫來了在暗處保護她的保鏢。

二十幾名保鏢湧進來,儘責的把徐珊珊護在身後,與保安對峙。

“徐小姐,你在鬨的話,我們隻能叫更多安保來了。”

保安副隊沉聲道。

徐珊珊正一肚子的火,哪裡會被副隊威脅到,她隔著護她的保鏢,冇好氣道:“我要見陌寒,今天見不到他,我就把這鬨得天翻地覆。”

反正她不好過,大家也彆想好過了。

來往的人,用彷彿看傻子的眼光看她。

敢在冷氏集團鬨事,她絕對是頭一個。

隻能說,徐梟億親妹妹的頭銜,讓她忘乎所以了,完全的忘記惹怒冷陌寒會是什麼下場。

ka

shu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