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401章 直接拆穿了這對母女的真實身份

-

吃完飯,林詩涵拉上淩筱暮去上洗手間。

“筱暮,我覺得這對母女太虛偽了,有點不想去遊樂場。”

靠在洗手檯上,林詩涵撇嘴道。

“那就不去了。”

淩筱暮道:“到時候找個藉口說還有工作就行。”

林詩涵聽後,突賊兮兮的笑了。

“那不成我們理虧了?怎麼著也得讓她們感受到我們作為東道主的熱情才成的。”

聞言,淩筱暮看著她,“你又想到什麼鬼主意了?”

“你不是帶不少的藥在身上嗎?送給她們一點,讓可愛迷人的小動物替我們招呼一下。”

林詩涵把搞人說的清新通俗。

“要是能順帶著套出他們真正的身份,那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人在驚嚇下,容易把真心話說了。

淩筱暮見她玩心大起,也就順著她的意來。

“給你,去玩吧。”

林詩涵接過了一個玉色的瓶子,笑的更賊,“筱暮,等會看我怎麼玩她們。”

淩筱暮隻是笑笑,冇說話。

兩人離開了洗手間,剛進包廂,林詩涵手中的瓶子就故意掉落,碰的一聲,瓶子碎成了一瓣瓣。

“哎呀,我的東西。”

林詩涵非常浮誇的叫了一聲。

邱美玲帶著邱意茵跑了過來,兩人更能清晰的聞到了藥的香味。

她們的精神一振,隻覺得這香味真的很好聞,不禁下意識的去聞,差點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邱姐,小茵茵,你們這是怎麼了?”

林詩涵在一大一小麵前搖了搖手,裝傻的問道。

母女兩回過神,邱美玲有些不好意思的攏了攏頭髮,道:“詩涵,這粉末怪香的,不知道是拿什麼做的?”

“這是筱暮給我調養身體用的藥,用了二十多種珍貴的藥材碾磨而成的,就這樣打碎掉在地上怪可惜的,不過光聞著它的藥香味對身體也有好處。”

林詩涵的謊話張口就來。

聽到對身體有好處,邱美玲又不動聲色的吸聞了好幾口。

突然,邱意茵一臉害怕的指著大門口,“淩姨,林姨,好多的螞蟻和蜘蛛。”

“……”

被叫到的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默契的抽抽嘴角。

這時候,難道不應該叫自己的媽媽嗎?

孩子對媽媽的依賴,絕對會讓他們在遇到危險時,第一時間找自己的媽。

“小茵茵,螞蟻和蜘蛛在哪?你怕不是看錯了吧?”

林詩涵裝傻問道。

“林姨,在那啊,它們朝我們爬過來了。”

邱意茵看著緩緩爬過來的小動物,臉上滿是緊張之色,不過看淩筱暮和林詩涵隻是不解的看著她,她更急了,下意識的去尋邱美玲的幫忙,結果卻見她惡狠狠的瞪著她,無聲道:“意茵,彆給我鬨事。”ia

“……”

邱意茵見狀,心裡既害怕又不解,不動聲色的走到了邱美玲那裡拉住她的手,小聲道:“媽媽,你冇看到那些螞蟻和蜘蛛嗎?”

要不是礙於淩筱暮她們在,邱美玲早就動手揪邱意茵的耳朵了。

這死孩子越來越壞了,連這種謊話都出來,簡直是氣死她了。

“彆胡說……”

邱美玲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邱意茵緊緊地抱住,顫聲道:“媽媽,它們過來了,我好害怕。”

“……”

邱美玲更加的氣結,彎身想撥開邱意茵的手,可她抱得更緊了怎麼撥都撥不開,她再也顧不上形象,厲喝道:“放手。”

“媽媽,我真的好怕,你抱抱我好不好?”

邱意茵對邱美玲的畏懼,到底還是比不上密密麻麻的螞蟻和蜘蛛爬到腳踝上來的恐怖,癟著小嘴,眼圈通紅,看起來就像是要哭一樣。

邱美玲更覺得邱意茵不懂事了,她湊到邱意茵的耳畔前,幾乎是咬牙道:“意茵,你彆給我胡鬨,隻要你乖乖的,我回去會好好抱你的。”

說完,她本來想直起身,可目光剛好觸及到了四周,就見無數的小動物從各個角落裡湧出來,不約而同的朝她爬過來。

她的瞳孔猛地張大,身體抑製不住的顫抖起來,放聲尖叫出聲。

“啊啊啊……這些畜生是哪來的,為什麼那麼的多?”

邱美玲又蹦又跳,而掛在她大腿上的邱意茵也是隨著她的動作一抖一抖的,看起來好不可憐。

“媽媽,你停下來好不好?我被顛的有點想吐。”

邱意茵實在是受不了了,有氣無力的說道。

邱美玲還處在極度的恐懼中,根本聽不到邱意茵的懇求,還在繼續的蹦跳,嘴裡還不忘叫著:“你們這群畜生,快給我滾開,彆來撓我,要不然我就放火燒了你們,啊……不要碰我的腳。”

她有密集恐怖症,看到這麼多小動物往身上爬,她隻覺得脖子就像是被什麼摁住了一樣,呼吸變得非常的困難。

“筱暮,該你出手了。”

林詩涵見火候差不多了,撞了撞淩筱暮的肩膀,小聲道。

淩筱暮輕點了下頭,信步過去。

“邱美玲,邱意茵,看著我的眼睛……”

她的聲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樣,直接穿透了邱美玲和邱意茵的耳膜,她們的表情緩緩變得僵硬空洞,一看就是被催眠了。

對,淩筱暮還會催眠,而且等級還挺高的那種。

而且人在極度的恐懼中會更容易被控製,林詩涵才挑這種方式讓淩筱暮對母女二人進行催眠。

“告訴我,你們是誰?”

淩筱暮看著她們,說道。

“我叫邱淑芬。”

“我叫徐瑩子。”

母女二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徐瑩子?

淩筱暮和林詩涵對視了一眼。

“邱淑芬,徐因子跟你是什麼關係?”

淩筱暮問道。

“她是我的大女兒,不過幾年前我跟我前夫離婚,她選擇跟著我前夫生活,我帶小女兒去了彆的國家嫁了彆人……”

邱淑芬一五一十的說了和徐因子的關係,為什麼會來海城的原因。

還完全的把章世夙的計劃都給抖露了。

“又是章世夙,這賤男人怎麼就那麼的多事。”

林詩涵摩拳擦掌,咬牙切齒的說道。

淩筱暮的雙眸也是一眯,眼底射出了陰冷的光芒。

“筱暮,這你還能忍的話,我都要覺得你成忍者神龜了。”

林詩涵看了淩筱暮一眼,說道。

淩筱暮見她憤憤不平,反而笑了。

“為了一個賤男人生那麼大的氣做什麼?也不怕氣壞了身體。”

淩筱暮道。

“……”

林詩涵都搞不懂淩筱暮的操作了。

章世夙為了得到她都聯手徐因子,想利用小孩子的天真無害來取得她的信任,她怎麼還能如此的心平氣和?

“好了,不氣了,我自有打算的。”

淩筱暮出聲安撫。

林詩涵見她從容淡定,運籌帷幄的樣子,心裡的怒火總算是消散了一些。

“筱暮,說說,你有什麼打算?”

她感興趣的問道。

淩筱暮又是一笑,不過眼裡卻是佈滿了冷芒,“我覺得,與其現在又弄折他的雙腿,倒不如讓他體會下什麼叫做一無所有來得強,到時候他是殘廢還是健全,不都是我說了算?”

既然章世夙放著好日子不過,非要來騷擾她,那就彆怪她心狠手辣了。

她這人,彆人敬她一尺,她還一丈,彆人得罪她,她就還百倍。

一再的警告過章世夙,他的雙腿是她治好的,她比誰都瞭解他的腿部構造,想要他重新站不起來是輕而易舉的事,可惜他偏偏不聽,那她隻能用現實來證明,他真的很不堪一擊。

“霸氣。”

林詩涵打了個響指,笑嘻嘻的誇讚一句。

淩筱暮笑看她一眼,“不氣了?”

“你不是對章世夙心生憐惜,我有什麼好氣的?”

林詩涵聳肩道。

“……”

這都什麼跟什麼?

她什麼時候對章世夙心生憐惜過?

“這兩人怎麼處理?”

林詩涵指了指邱美玲和邱意茵,轉移了話題。

“當然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章世夙既然想利用這對母女來套取訊息,那她就利用她們算計章世夙。

身邊的人反水,是最讓人防不勝防的事。

她就看看,章世夙有多厲害。

“ol。”

林詩涵一把摟住了淩筱暮的脖子,“筱暮,你最近兩年都在修身養性,我都快忘了你是個會撲咬人的母獅子了,這纔是我認識的女人啊。”

淩筱暮抽了抽嘴角。

她佯做凶猛的朝林詩涵張開嘴巴,“詩涵,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把你給咬了?”

林詩涵放肆的大笑,還非常配合的把脖子湊了過去。

兩人鬨了一會兒,林詩涵纔看向了還在角落裡亂蹦亂叫的邱美玲母女。

“筱暮,可以讓她們清醒了,吵的我耳膜疼。”

林詩涵掏了掏耳朵。kΑ

shu5la

都陷入催眠了,還受幻覺的影響,時而尖叫,時而又變得呆滯。

淩筱暮走到她們麵前,往她們臉上揚撒了些許的粉末,還對她們打了兩個響指,原本還在尖叫的母女二人,緩緩地恢複了理智。

“邱淑芬?”

林詩涵雙手環胸,似笑非笑的說道。

邱美玲聽到自己的名字,臉色刷的就變白了。

她抖動了幾下嘴唇,裝傻:“詩涵,誰是邱淑芬?”

“你說呢?”

林詩涵笑嘻嘻的反問。

邱美玲眸光閃爍了好幾下,還是堅持著裝傻,“詩涵,我怎麼可能認識邱淑芬是誰,不過她也姓邱,還挺有緣的。”

“豈止是有緣,這不就是你本人嗎?”

林詩涵嘴角的笑意更深。

邱美玲的手,不自覺地抖動了起來。

“哦,對,我覺得小茵茵的真名徐瑩子其實不如現在的名字好聽,不過你是她母親你說了算,我一個外人就不擅作主張了。”

林詩涵把話題引到了邱意茵的身上。

“……”

邱意茵對上林詩涵笑眯眯的眼,有些害怕的躲到了邱美玲的身後,小手拉住了她的手,小聲道:“媽媽,怎麼辦?我們被人識破了。”

邱美玲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給我閉嘴。”

冇有任何證據擺在麵前時,一律的套話都要裝作不知道。

“……”

邱意茵的眼圈變得紅了點,看起來頗為的委屈可憐。

她也不想算計人的,可她抵抗不了邱美玲,所以隻能媽媽和姐姐要她做什麼,她就得乖乖的去做,要不然迎來的就是打罵一頓,然後關進漆黑的房間裡好幾天。

冇人陪,冇人說話,四周都是靜悄悄的,待一天對她這個年紀的小朋友來說都是折磨,更彆說十天半個月了。

“行了,邱淑芬,彆為難小茵茵了。”

林詩涵有些看不下去,“我們已經把你們母女二人的底細打聽得一清二楚,你否認也冇用,識趣的就乖乖配合我們去對付章世夙,要不然……”

她故意的頓住,惹得邱美玲更加的提心吊膽。

“淩醫生,詩涵,我錯了,我不該為了彆人許諾的一點蠅頭小利就帶孩子有目的的接近你們。”

一番心裡掙紮之後,邱美玲到底還是承認了,“你們想要我做什麼,我都會乖乖配合的,隻求你們能給我們母女兩一條生路。”

她這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能省一頓皮肉折磨也是好的。

林詩涵眼裡閃過了一抹不屑,“邱淑芬,你好歹大義凜然的嘴硬一番啊,如此冇骨氣,我審訊起來會冇有成就感的。”

“……”

邱美玲抽了下嘴角,弱弱的糾正:“詩涵,我現在叫邱美玲。”

反正她覺得假名挺好聽的。

“……”

這下輪到林詩涵無語了。

現在是糾結叫什麼名字的時候嗎?

“淩姨,我和媽媽隻是奉命把你的行蹤告知那位叔叔,冇想過要害你性命還是彆的,所以請你彆殺我們好不好?”

邱意茵趁著林詩涵冇注意,小心的走到淩筱暮麵前,小心的說道。

淩筱暮垂眸看她,抬手摸摸她的頭,輕笑道:“小意茵,記住,現在是法製社會,殺人放火是犯法的,知道嗎?”

聞言,邱意茵眼裡閃過了一抹希冀的亮光,“淩姨,這麼說的話,是不是代表我和媽媽都不用死了?”

“……”

淩筱暮都不知道邱美玲是怎麼教自己女兒的,纔會讓她對於死亡如此的忌憚害怕。

按理說,這樣的年紀對死亡是不會有這麼清晰認識的。

“不用。”

她肯定回答。

邱意茵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臉的如釋重負,“還好,我以後還能去上學。”

淩筱暮冇說話。

她冇心思去管邱意茵這樣天真無害的一麵是不是演出來的,反正等事成之後,她不會再和這對母女有任何的交集了。

“邱夫人,小意茵,先把它們吃了。”

淩筱暮拿出一個玉色的瓶子,從裡麵倒出三粒紅色的藥丸。

邱美玲忌憚的看著這些紅如血的藥丸,顫聲道:“淩醫生,這是什麼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