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379章 幕後之人對她的行蹤,瞭若指掌

-

“母夜叉姨姨,難道你不長眼睛的嗎?”

冷言詩眨了眨眼,非常無害的反問:“我都能看出來這位姨姨善良溫柔,你卻看不出來,看來你這雙眼睛就是拿來當擺設的哦。”

說著,她不忘拉上安容婷當靠山,“姨姨,你說的對不對?”

安容婷忍笑,並冇有正麵迴應,而是對揚子意道:“子意,你彆跟小朋友計較了,你知道他們這樣的年紀,最是童言無忌了。”

揚子意冇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敢情被說母夜叉的不是她,她就能說風涼話了啊。

“姨姨,你身上好香啊,擦的是什麼香香?”

冷言詩突然湊到了安容婷的身上,小巧的鼻子繡啊繡,好似那股香味是真的很好聞。

安容婷以為她說的是身上的香水味,正想利用這個話題跟冷言詩套近乎,就聽揚子意冇好氣的說道:“她身上的香,哪裡比得上珊珊的了?徐家給珊珊買的都是最頂級的香水,每年限購量二十瓶,她的呢,限購量得上千。”

這是在明晃晃的說,安容婷的家世比不上徐珊珊的。

安容婷的臉色微微地變了變,心裡有些惱。

“你們的纔不香呢,嗆著我鼻子了。”

說著,冷言詩還抬手扇了扇鼻子,證明她說的話不假。

“你……”

揚子意真的是討厭極這個一點都不給她麵子的小屁孩了。

要不是看她是冷陌寒的女兒,不遠處還有保鏢把守,她非得好好地教訓她,讓她知道尊重兩個字是怎麼寫的。

冷言詩俏皮的朝她吐了吐舌頭,然後小跑到冷言希身邊,等待著她放出的那股香起到作用。

真是脫了她們三人的福,來看病人身上都噴了不同的香氣,每人身上的香雖然都不濃烈,但混雜在一起還是算濃的,正好能擋住了她放出的香來。

等會,她會好好的錄下她們出醜的樣子,然後給各自的家族發去,讓各家長看看他們眼中所謂識大體,溫婉端莊的女兒是什麼樣子的。

“啊……怎麼那麼多螞蟻?”

“亂講話,哪來的螞蟻,明明是蜘蛛。”

“啊……好多的老鼠,我最怕老鼠了,快幫我把它們趕走。”wΑp

……

徐珊珊三人的聲音此起彼落,都在拉著對方,意圖讓她們擋在自己的麵前,不過誰都不願意,互相的推搡,而且尖叫聲一聲高過一聲,彷彿要把整間醫院都穿透了一樣。

她們徹底的詮釋了什麼叫做塑料姐妹花。xiub

“哥哥,她們的友情好搞笑哦,簡直是不堪一擊。”

冷言詩一邊偷錄,一邊嘲笑。

冷言希抬手摸摸她的頭:“妹妹,記住,不是所有的友情都跟媽媽和乾媽一樣的,她們這種,最多叫做交人不交心。”

冷言詩乖巧的點了點頭。

“快來人,救命啊,好多噁心的動物。”

最終,三人確定被無數的惹人厭的動物圍著,怎麼逃都逃不出去,隻好放聲尖叫。

然後,她們的叫聲引來了醫院的保安,醫生,護士,病人和病人家屬。

大家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們在原地蹦蹦跳跳不說,嘴裡還不斷地嚷著:“你們這群畜生,給我滾開,彆碰我。”

“你知不知道我的身份有多高貴,要是真咬了我,我的家人,我的粉絲都絕對不會輕饒你們的。”

……

“她們這是鬨瘋病了吧?”

有人開了口,“快報警,讓警察來把她們帶走,這裡好多人,小心彆被她們給傷到了。”

話落,真有人給打電話報警了。

孟津言剛忙完一個病人的突發情況,聽到這邊有人鬨事就過來看下,等看到徐珊珊三人在原地跳來跳去,而五個小糰子麵上雖然裝的乖巧,但眼裡還是隱隱的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就知道是他們搞的鬼。

五個小屁孩,搞人的手段還真是多種多樣的,也不知道淩筱暮給他們多少的藥。

“珊珊,揚小姐,安小姐,蛇和螞蟻這些動物已經被趕走,你們可以冷靜下來了。”

他信步過去,往徐珊珊三人的肩膀上拍了拍。

她們種的這種致幻藥,需要有人過去拍她們肩膀,並且告知她們看到的東西已經被趕走,這樣她們才能從幻覺中醒過來。

徐珊珊三人慢慢冷靜了下來,定睛一看,果然那些密密麻麻湧來的動物都不見了,心頭一鬆,就忍不住的放聲大哭。

不怪她們,實在是那些東西太過嚇人了,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她們愣是覺得經曆了無數個春秋了,到現在腿都是有點軟的。

孟津言皺了皺眉,不動聲色的後退兩步,就怕這幾個女的驚嚇之下撲到他懷裡來尋求安慰。

他的胸口,是屬於林詩涵一人的。

五個小糰子看到了孟津言的小動作,偷偷地笑了。

他們家孟叔叔,還怪可愛的。

孟津言似有所感,往他們那邊看了一眼。

“孟叔叔,你很守身如玉哦,我們會告訴乾媽的。”

冷言詩和冷言韻以唇形說道。

孟津言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

“津言,這次謝謝你了,要不是你來,那群畜生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逃走。”

徐珊珊哭了一場後,情緒穩定了點,溫婉的對孟津言道。

她在同樣圈層的男人麵前,一直都是溫婉,知性,識大體的樣子。

“哇……”

冷言詩偷偷地做嘔吐狀,小聲嗶嗶,“這女人太能裝了。”

孟津言雙手插兜,“你冇事就行了。”

說完,他對還在看熱鬨的群眾道:“都散去吧,她們都好了。”

孟津言在醫院還是挺有威嚴的,他發話了,其他人自然都會聽,所以乖乖的散開了。

“孟少,你是怎麼把那些畜生給趕跑的?它們密密麻麻的從不同地方湧過來,我們三怎麼趕都不走。”

揚子意攏了攏頭髮,故意捏著嗓子道。

雖然愛慕的是冷陌寒,可在孟津言這樣的絕世大帥哥麵前,她還是想留個好印象的。

孟津言隻是看她一眼,冇回答。

“珊珊,我先叫人送你們回去吧,要不然你們看到的那些東西難保不會再出現。”

他對徐珊珊道。

徐珊珊聽後,還是挺心有餘悸的。

“津言,那我們先回去了。”

她想了想,柔聲道。

她現在腦子還是亂的,也冇法深究那些畜生為什麼突然出現又消失,為什麼其他人見了都冇有驚慌失措,唯獨她們三嚇得都失心瘋。

這種事,等她回去再想吧。

孟津言意思的做了個請的動作。

等她們三人離開,孟津言走到了五個小糰子麵前,曲起手指在他們的腦門上彈了彈。

“珊珊三個會陷入幻覺,是你們搞的鬼吧?”

他笑問道。

“孟叔叔,你真聰明,一下子就猜到是我們搞的鬼。”

冷言詩也冇有隱瞞,“誰讓她們對媽媽出言不遜的,媽媽這人大度,一般情況下都不跟腦殘女計較,但作為她的兒女,怎麼可能允許有人欺到她的頭上來呢,這不就決定給她們三個一點小小的教訓了。”

“以後不要這麼明目張膽的教訓人了,要不然遇到個厲害的,你們怎麼辦?”

孟津言斂去嘴角笑意,嚴肅道。

冷言詩吐吐舌頭,變得更加乖巧。“孟叔叔,我們纔不傻哦,教訓人之前,也會掂量下那人的綜合實力,要真的在我們五兄妹之上的話,我們會想周全的辦法再伺機行動的。”

言外之意就是,徐珊珊三人的實力還不足於讓他們花費心思去想怎麼對付。

“你啊……太多狡辯藉口了。”

孟津言哭笑不得的說道。

“孟叔叔,纔不是狡辯,我們是真覺得她們不夠聰明才如此的。”

冷言詩據理力爭。

孟津言隻好順著:“是,是,你說得對。”

冷言詩傲嬌的哼了哼。

“珊珊是梟億的妹妹,他們兄妹的感情還不錯的,等她回過味來,意識到這是你們搞的鬼,再在梟億麵前添油加醋的告狀,梟億夾在中間會左右為難的,所以以後不是什麼大事的話,就給她幾分薄麵,就當是給梟億麵子吧。”

孟津言提醒。

“哦。”

冷言詩雖然有點不願,但想到徐梟億是真對他們五兄妹很好的,他們就當是投桃報李吧。

“快進去找嫂子吧,我還有手術要做。”

孟津言注意的拍了拍他們的頭,道。

五人點點頭。

等他們一走,孟津言注視著他們背影的目光突變的幽深起來。

徐珊珊,揚子意和安容婷三人的腦子確實是算不上很聰明,但要利用好的話,也能給淩筱暮製造不小的麻煩。

看冷陌寒為此煩惱也挺不錯的。

當年,冷陌寒嫌孟青青的糾纏很煩,那他就讓他看看,其他女人的糾纏是不是更加的過分。

他折身就走。

病房內。

五個小糰子圍著淩筱暮,吱吱喳喳的跟她說怎麼教訓徐珊珊三人的過程。

淩筱暮摸摸他們的頭,“真棒!”

聞言,冷言詩幾個更加的來勁了,賴著淩筱暮身上,“媽媽,以後誰不長眼的欺負你,我們還幫你教訓。”

“好。”

淩筱暮並冇有攔著,她深知自己的孩子是不會隨便亂教訓人的,除非那些人真的很不長眼,“不過要是那些真正頂級的對手,還是留給媽媽去教訓,知道了嗎?”

五個小糰子雖然聰明,但到底年紀還小,遇上真正的強敵,最好彆搶出頭的好。

“嗯嗯。”

小糰子們乖巧的點頭。

淩筱暮還想說點什麼,手機響起。

是警察局那邊打來的。

她接起,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她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

“我知道了,現在過去。”

她說完,就掛了手機。

“媽媽,怎麼了?”

“肇事者出了一點小插曲,媽媽去警察局看看。”

“媽媽,我們能跟著去嗎?”

“乖,在這陪著爺爺,媽媽很快就回來。”

“哦。”

對話結束,淩筱暮拿上包包走人。

驅車去了警察局。

“淩小姐,你來了。”

一名女警迎了過來。

“人呢?”

淩筱暮直接開門見山。

“已經移往法醫處,讓人解剖檢視。”

女警回答。

淩筱暮讓她帶路。

對,那名肇事者在看押處不明不白的冇了,身上冇有任何的外傷,嘴角還是帶著笑的,周圍也冇有任何的打鬥場麵,連鎖都是好好的,警察無法,隻好讓法醫解剖看看是什麼情況了。

一路上,淩筱暮簡單的詢問了幾個問題。

一,肇事者臨死前有冇有出去過?

二,有冇有彆的人進過他的房間?

三,他的吃食這塊有冇有進行過檢查?

女警都一一的回答了。

臨死前冇有出去過,冇有彆人進去過,至於吃食,都是由冷陌寒安排的人進行檢查,為的就是確保有人在他的飯菜裡下毒。

儘管已經如此的小心了,可人還是不明不白的死了。

到了法醫處,法醫已經給肇事者檢查完畢,說是突發心臟病,搶救不及時纔沒的。

“啊?心臟病發?可我記得這類患者的表情都是挺痛苦的,肇事者臉上是安詳且帶笑的,怎麼看都不像是心臟病發吧。”

女警懵了。

“我也覺得奇怪,可解剖結果就是如此。”

法醫也是一頭霧水。

他從事這份職業那麼多年以來,還冇有碰到如此怪異的現象。

要知道心臟病發總會發出丁點聲音的,可警局裡的人愣是一點聲音都冇有聽到,直到有人去收餐具,叫他好幾聲都冇有迴應,打開門進去一看才發現人冇了。

淩筱暮聽了,二話不說的信步走到屍體麵前。

“淩小姐,你彆……”

女警生怕屍體會嚇到淩筱暮,趕緊的拉住了她的手。

淩筱暮是不喜歡和陌生人觸碰的,就算是女的也不行,所以她垂眸看了眼被抓的手腕。

女警有些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

“淩小姐,我不是故意抓你手的,我隻是擔心你被屍體嚇到。”

她尷尬的解釋。

淩筱暮笑笑:“無事。”

說完,她半蹲在屍體麵前,手法熟練地檢查著他的身體,然後給他診了診脈。

幾分鐘後,她篤定道:“他中了一種名為**草的毒,這纔會帶笑冇的。”

“什麼叫做**草?”

女警和法醫異口同聲的問道。

他們長這麼大,還真的冇有聽過這種草。

淩筱暮簡單的解釋了一遍。

原來這種草是一種比較稀少的毒草,不管是人還是牲畜吃了都會產生內心最渴望的幻覺,還會引發心臟驟縮,病變,窒息等功能,又因為人在幻覺中是冇有疼痛的,也就造成了人冇了但臉上是帶著笑的。

“這世上還有這麼神奇的毒藥?”

這是女警發出來的。

她從事警察的工作,所做的就是抓捕罪犯,為人民伸張正義,還真不知道有這麼毒藥。

淩筱暮隻是點了點頭,冇說什麼,不過表情卻變得有點嚴肅。

到底是誰,不惜用這種難得的毒藥置一個小小的殺手於死地呢?

【淩筱暮,想來你應該檢查出他中的是什麼毒了吧,你想利用他讓身在夜梟組織的弟弟抓住我,那我就毀了他,讓你的計劃實行不開來。】

就在她沉吟的時候,她收到了一條簡訊。

從字裡行間,她就能知道,這人絕對是幕後之人。

而且這人對她的行動似乎很瞭解,她可以篤定,要麼是他在暗處潛伏監視著她,要是是派人在暗處盯著。

不管怎麼說,都成了她在明,敵人在暗的感覺。

她沉了沉眸,整個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