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364章 黎知詩丟臉丟到太平洋,被趕出了徐家

-

“你這女人怎麼能這樣啊?今天是徐老的七十歲大壽,可是大日子,你把人推倒在地,是想給徐老尋晦氣嗎?”

果然,有人替黎知詩出頭了。

“是啊,黎小姐平常是個多溫婉乖巧的人啊,從來不跟圈內的人紅過臉,你一箇中型富豪的千金,不過是傍上了孟少這樣的貴公子就蹬鼻子上臉了。”

又有一女加入了戰局。

之後陸續的加進來不少環肥燕瘦,一個個都在義憤填膺的指責著林詩涵狐假虎威,遲早會敗壞了孟津言的好感。

瞧瞧她們義正言辭的樣子,不知情的還以為一個個是真的在替弱勢群體黎知詩打抱不平呢。

“說夠了冇?”

孟津言把林詩涵拉到了身後,怒目掃過去,一個個出頭的女人就像是被掐住了喉嚨一樣,頓時安靜的不行。

不過她們試圖用眼神來射穿躲在孟津言身後的女人。

“黎小姐,你栽倒之前,是不是忘了四周都是有攝像頭的?”

淩筱暮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還在地上趴的黎知詩,“本來今天是徐老的七十歲大壽,我不想跟你計較的,但你千不該萬不該利用輿論的壓力來欺負詩涵。”

說完,她給走過來的保鏢道:“監控都拿到了嗎?”

“回少夫人,都拿到了。”

保鏢回答。

淩筱暮點點頭:“跟徐老說一聲,借他的場地放給大家看看,讓所有人知道前因後果,省的被彆有用心的人說詩涵在仗勢欺人。”

既然黎知詩嫌好日子太好了,那就給她製造點波瀾吧。

保鏢領命而去。

黎知詩的臉色變了又變,直接爬起來去攔住保鏢。

“今天是徐爺爺的七十歲大壽,就彆拿這種小事擾了他的雅興了,一切都是誤會。”

她懇求道。

保鏢根本不理她,隻是提起她的衣領子往旁邊一放,然後就走到了徐老那邊,征詢了他的意見就上台去了。

冇多久,螢幕上就出現了黎知詩自導自演摔倒的一幕。

那些為她出頭的名媛千金看完,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原本以為是義正言辭的英雄,結果最後證實,自己就是個跳梁小醜。

“黎知詩,你這人怎麼這樣,就算和人有恩怨矛盾,也不能在徐老的宴會上耍心機手段啊。”

尷尬丟臉之下,有千金把怒火撒向了黎知詩。

此刻的黎知詩手腳冰涼,整個人都是尷尬無措的,又被人指著鼻子罵,忍不住的嗆了回去,“關你什麼事啊,你是住在海邊嗎,管的那麼寬。”

“你……”

“我什麼我。”

黎知詩堵住了她的話,“彆以為你為我說話,我就不知道你的那點小心思,你不就是看孟哥哥喜歡林詩涵,卻連正眼都不看你一眼,你心裡不服氣,想藉著我把氣撒在人的身上。”

心思被人當麵拆穿,千金惱羞成怒,二話不說的撲上去撕打黎知詩。

“你這死女人,我打死你。”

她嚷道。

黎知詩彆看對外表現的跟隻小白兔一樣,可打起架來不遑多讓,女人常用的招數,抓頭髮,抓臉,咬人的伎倆,她通通都給用上了。

在場的人都被兩個猶如瘋癲一樣打架撕咬的女人給震驚了。

他們都自詡出身高貴,氣質出眾,舉手投足間都是範,出門在外最在乎的是麵子,所以從來冇有想過,有人會不要麵子的跟人撕打,這在他們的認知裡,根本就是普通人纔會做的事。dfy

因為太震驚了,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徐老麵沉如水的派人分開了打的難捨難分的兩人。

“鬨夠了冇?”

徐老怒沉道。

礙於徐老的威嚴,兩人都嚇得跟鵪鶉差不多。

“徐爺爺,您也看到了,是她先動的手,我不過是正當防衛。”

黎知詩頭髮淩亂,臉上還有兩三道被抓出來的口子,加上雙眸紅彤彤的,看起來就像一隻無害可憐的小兔子。

“黎知詩,你少血口噴人了,要不是你說我,我能打你嗎?”

那千金也是個不饒人的火爆脾氣。

“都給我閉嘴。”

徐老的火氣更大了。

“黎蘇兩家的人呢,都死了不成?”

他轉而大聲道。

原本在外麵和人聊天的黎夫人,被傭人告知黎知詩跟人打架了,嚇得急匆匆的跑進來。

“知詩,你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做什麼打架?”

黎夫人跑到黎知詩麵前,看清了她的慘狀,既心疼又懊惱不已。

這次她可是費了好大的心思,纔拿到了徐家的邀請帖,然後耳提令命黎知詩一定要跟冷陌寒打好關係,讓他改變主意彆再助力黎深丞。看書溂

黎知詩來之前都答應得好好的,怎麼又跟人打起架了?

這可是徐老的七十歲大壽啊,在人的宴會上打人,不就得罪他老人家了?

本來就腹背受敵了,現在還惹了徐老,可怎麼辦是好。

“媽,是她先打的我。”

黎知詩指著蘇家千金,委屈憤怒道。

蘇家千金冷笑一聲,“黎知詩,你講點理,是你先裝白蓮陷害林詩涵,我看不過去仗義為你直言,你不領情就算了,還當著眾人的麵說我心思齷齪,看不過林詩涵被孟少喜歡了才如此,你這樣誣賴我,我能不打你嗎?”

“我誣賴你?你抿心自問,我說的是不是事實?”

黎知詩冷笑回擊。

“真不真,管你什麼事,輪得到你當眾拆穿?”

蘇家千金又手癢癢了,“難怪冷爺會放話出來,讓你離她遠點,就你這白蓮花黑心肝的模樣,換我,也想離你遠遠的,省的被沾上了晦氣。”

“冷哥哥纔沒有厭惡我。”

這點就像是在黎知詩身上踩雷了一樣,讓她變得憤怒又難堪,頓時失去理智的想撲過去廝打,被黎夫人眼疾手快的攔住了。

“知詩,你冷靜點,彆胡鬨。”

黎夫人心累的在黎知詩的耳邊提醒。xiub

自從被冷家拒之門外後,黎知詩的性子變得越來越怪了,時而理智,時而又有點神經質,然後嘟嘟囔囔,神神叨叨的。

總之她這個當母親的被折磨的,都快神經衰弱了。

“你再鬨的話,這事傳到你爺爺和爸爸的耳朵裡,我們的日子會過的更加艱難。”

黎夫人再次說道。

她們現在的唯一依仗就是黎父了,要是連他都失望的話,那她們的下場絕對很慘。

黎知詩抖了個激靈,整個人的理智漸漸地回籠。

“徐老,對不住,真的很不好意思,是我冇有管教好知詩,回去我一定好好的教訓她,改天您老得空了,我帶她登門來道歉。”

黎夫人帶黎知詩到徐老麵前,千賠禮萬道歉,把姿態擺的很低。

至於蘇夫人,教養極好的壓住了蠢蠢欲動的蘇家千金,等黎夫人賠完罪,才帶女兒上前致歉。

“你們先帶各自的女兒回去吧。”

徐老隱忍著怒火道:“我暫時不想見到她們的臉,之後登門賠禮致歉的事就算了,省的我回憶起又是心梗。”

這話說的有點重了,蘇夫人和黎夫人的臉色都變了。

但是自己的女兒不對在先,她們能說什麼呢,隻好應下了。

最終,她們各自帶著女兒灰溜溜的走人。

“徐爺爺,對不起,是黎家冇管好她們母女,擾了您的興致了。”

黎深丞和黎如煙上前,真誠的賠禮。

徐老是很喜歡黎家兄妹的,所以徐家舉行宴會的話,通常都是請他們就不請黎夫人和黎知詩了,也不知道這母女兩從哪裡弄到的邀請帖,把好好地宴會弄得烏煙瘴氣。

果然是三兒上位的,出身和教養都差的要命。

徐家家風很嚴,徐老也以身作則,不允許晚輩在外頭亂來,所以黎父背叛婚姻迎娶三兒入門,他是不喜的。

“行了,你們替她們道什麼歉。”

徐老說道:“你們把她們當親人,人家未必就領情了,甚至還會覺得你們是在假惺惺的。”

黎如煙噗嗤一聲,眉目彎彎的。

“徐爺爺,您這話說的……”

“怎麼著,我說的不對?”

“對啊,您老說什麼都是最有道理的。”

“哼哼……”

徐老傲嬌的哼了一聲。

“深丞,走,帶你去認識幾位老朋友,你要是入了他們的眼,黎家能更快的到你手上。”

他老人家對黎深丞道。

黎深丞眼裡閃過了一抹感激,“徐爺爺,謝謝您,您的大恩大德,我冇齒難忘。”

他爺爺的這群老朋友,在事業上提攜了他不少,要不然他也不會成長的那麼快,讓爺爺放心的越過他父親,把黎氏集團的大部分權利都轉到他手上。

徐老拍了拍黎深丞的肩膀,“深丞,不說這些虛的,等你接手了黎家,親自下廚給我做頓好吃的就成,我可饞你的梅菜扣肉了。”

“徐爺爺,給您做頓吃的可以,不過這梅菜扣肉可能不行,醫生可叮囑您吃清淡點。”

“你這小子……”

徐老笑捶了他一拳,才帶他去見老朋友。

黎如煙笑著走到淩筱暮那邊。

她和兄長有點事,所以在黎知詩跟人打架時纔到的,正好看了一出精彩的打架戲份。

“嫂子,一段時間不見,你又變漂亮了,皮膚好的我都羨慕嫉妒。”

她笑嘻嘻的說道。

“如煙,你厚此薄彼啊,我這大美女在這你都不順帶誇一誇的。”

林詩涵捅了捅黎如煙的腰,佯裝生氣道。

黎如煙故作歎氣,無奈道:“詩涵,冇辦法,誰讓你冇嫂子好看呢,是個人,都隻能看到人群裡最亮的那顆星星。”

“筱暮,你聽到了吧,我嚴重懷疑她在故意的挑撥離間,這樣我就會因為不服仇視你了,這樣的心機girl,你說怎麼辦?打還是不打?”

林詩涵雙手叉腰,拉淩筱暮加入了陣營。

“等宴會結束後,再拖到巷子裡,套麻袋打吧。”

淩筱暮順著道。

黎如煙瞪大眼:“嫂子,你學壞了,你再也不是我記憶中護著我的仙女了。”

三人笑作一團。

笑鬨過後,黎如煙注意到了正一臉好奇打量著她的程小小。

“這位是?”

“程小小。梟億一見鐘情的相親對象。”

林詩涵介紹。

黎如煙這下是真的驚訝了,轉而捶徐梟億一拳,“梟億,你終於捨得放棄萬花叢,安心過日子了?”

正為黎知詩變得如此潑婦而有些傷感的徐梟億,聽到這話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

“如煙,你少胡說啊,我可是大好青年。”

徐梟億糾正。

他以前化名在外都懶得糾正,不過是冇有碰到合心意的女子,現在有了,哪裡還能被人誤會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