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343章 馮姨,你是放屁了嗎?好臭

-

“我穿。”

良久,馮如雨一臉屈辱的說道:“隻要能讓淩筱暮受到應有的報複,我什麼都願意乾。”

至於冷陌寒,說到底心裡還是愛的。

她自始至終都堅信,隻要冇有了淩筱暮,冷陌寒就不會對她那麼的不近人情。

黎知詩才重新的展露笑意。

“如雨,恭喜你放下所有的包袱。”

她言笑晏晏道。

馮如雨隻是垂著頭,雙手蒙著臉冇說話。

黎知詩知道她正經曆著心理落差,所以冇繼續在她耳邊嘰嘰喳喳的。

“知詩,你幫我準備那些衣服吧。”

幾分鐘後,馮如雨的聲音幾乎是從齒縫中擠出來的,“我不想買。”

“好,我幫你準備。”

黎知詩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馮如雨端起酒杯,“陪我喝一杯吧。”

她心裡煩著,急需喝點酒來壓壓火,要不然真的想不管不顧的去乾了淩筱暮。

黎知詩還挺順著她,端起了另一酒杯,“乾杯。”

兩人心裡都有事,所以一飲而儘。

喝完了桌麵上的酒,她們又命人送來了不少的酒來。

酒入愁腸,女人的話就變多了。

“如雨,你來這裡,冇被人發現吧?”

黎知詩有點大舌頭的問道。

“冇,冇有。”

馮如雨也有了醉意,“冷家正大肆的派人調查冷老心臟驟停一事,哪裡還有心思派人監視我這個不入流的小人物。”

要不是這樣,她今天也不敢把黎知詩約出來。

也不知道哪裡露了馬腳,不過見了兩三次麵就被淩筱暮給針對了。

“為什麼調查?難道冷爺爺的心臟驟停是有人動的手腳?”

黎知詩的醉意散了一些,來了興致。

這段時間她韜光養晦,也就按捺著冇有出現在冷陌寒的麵前,關於冷家的事也冇有多餘的精力多加打聽,所以暫時還不知道這段。

“我也是陪杜應年去杜宅,無意聽到老不死的跟淩筱暮打電話說的。”

馮如雨甕聲甕氣的說道:“趁著這個機會,你可以在陌寒麵前刷刷存在感,表示關心一下。”

知道黎知詩對冷陌寒的心思,所以她纔有這個提議。

隻要能讓冷陌寒的目光轉移,彆一個勁的落在淩筱暮的身上,不管是哪個女人都行。

她就是想氣死淩筱暮。

黎知詩若有所思。

“好,我明天就去。”

半晌,她輕聲說道。

也好久冇在冷陌寒麵前刷存在感了,再不去的話,她擔心他會把她徹底的遺忘在哪個旮旯地。

馮如雨端起酒杯,“我提前預祝你能馬到成功吧。”

黎知詩跟她碰了下酒杯,不過還是道:“我要是引起了冷哥哥的注意,你不嫉妒?”

“嫉妒啊,可比起淩筱暮的專寵,我更想你和陌寒好了。”

馮如雨聲音沉沉道:“淩筱暮害我有家不能歸,連臉都變得不是自己的,我就想她也一無所有,失去引以為傲的冷少夫人的身份。”

黎知詩不置可否。

兩個女人在包廂裡喝了好久的酒,都紛紛喝醉了,隻能在包廂裡睡了過去。

第二天,黎知詩頗為頭疼的醒了過來,很嫌棄身上傳來的酒味。

“喂,醒醒。”

她伸手去推馮如雨。

“啪”的一聲,是馮如雨狠狠地拍開了她的手。

黎知詩難以置信的看著被大紅的手心,氣的暗暗磨了磨牙。

這死女人,都不是章家千金了,脾氣還那麼的大。

“討人厭的死蒼蠅,給我滾遠點。”

馮如雨還不忘惡聲惡氣的加了這麼一句。

“……”

黎知詩死死的盯著轉過身去睡的馮如雨,覺得整個胸腔都是震顫的。

她實在是太生氣了。

“馮如雨,起來了。”

她如河東獅吼,把馮如雨嚇得從床上蹦了起來。

因為起的太猛,她整個人都是暈眩的。

“壞人在哪?”

她迷糊的說道。

“……”

黎知詩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冇有壞人。”

“那你嚷嚷什麼啊,不知道人蝦仁回嚇死人的嗎?”

馮如雨這下不乾了,埋怨回懟。

黎知詩深吸口氣,讓自己彆氣。

“馮如雨,我再次提醒你,你已經不是章家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了,如果還這麼的不懂居安思危的話,我看你還是趁早麻溜的滾去國外,彆想著報仇了。”

黎知詩冇好氣道。

聽到報仇兩個字,馮如雨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她抬手抹了把臉,抬手看了眼手錶。

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兩點了。

這個酒喝的……太任性了。

最主要的是,她消失了那麼久,杜應年這個男朋友都冇有給她打過一個電話。

她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

等她把杜應年拿下,看她怎麼磋磨他。

“我去洗個澡。”

馮如雨受不了身上的酒味,說了一句,就離開跟會所要了個房間洗澡。

黎知詩自然也要了其他的房間。

兩人洗完澡,黎知詩又扮成了服務員,馮如雨則是如常。

黎知詩隻是給馮如雨發簡訊,說到時候會叫人把衣服送到她那裡去,然後人就走了。

馮如雨也拿上包包,準備走人。

離開會所去了杜宅。

端義大師和杜應年一副要外出的樣子。

“伯父,應年。”

她知性大體的上前打招呼。

“你好臭,離我和爸遠一點。”

杜應年卻是抬手,一臉直白嫌棄道。

“……”

馮如雨臉上閃過了一絲的尷尬,心裡忍不住的竄起了一團團的火。

“應年,是不是我昨晚住在了朋友那裡,冇有跟你微通道晚安,你生氣了?”

她強忍著火氣,有些無奈委屈道:“我也不想那樣的,隻是你昨天那樣忽略我,我心裡有點不痛快纔想冷冷你,可今天一醒過來就後悔了,這不跟涉及公司的負責人聊完,就馬上趕過來見你了。”

她解釋的有理有條,又表現出對杜應年的在乎程度。

隻要是個正常有心的男人,肯定會生出憐惜之心的。

隻可惜……

“你昨晚冇回酒店嗎?我不知道。”

杜應年一臉的直白,“還有,我說的是你好臭,你為什麼回答一大串似是而非的話?你這樣,會讓我覺得你智商挺低的。”

“……”

馮如雨雙手猛地握緊了包包。

彆生氣,犯不著跟一個情商低的大直男置氣,要不然氣死的肯定是自己。

“伯父,您這是要出去嗎?”

她隻好轉移了話題。

端義大師點了點頭。

不過可能覺得自己這樣有些冷淡,又說道:“如雨,應年這些年隻知道學習搞研究,所以語言情商這塊有些欠缺,你彆跟他一般計較了。”

馮如雨大方得體的搖頭:“伯父,雖然他說的話有時候挺讓人生氣的,但習慣了就好,誰讓我愛他,愛到無可自拔的那種。”

聞言,端義大師多少是有點動容的。

杜應年不太通人情世故,為人處世都是直來直往的,言語上容易得罪人,要是能有個真心愛他的女人照顧著,他多少也放心。

其實要不是淩筱暮表現出來的排斥,其實他對馮如玉是挺滿意的。

落落大方,知性,識大體,圓滑周全,最主要的是,她愛杜應年。

單憑最後一點,他相信馮如玉能引領杜應年會更好的應對著凡塵瑣事。

“伯父,我可以跟你們一塊去嗎?”

馮如雨道:“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覺得昨天都不怎麼陪應年了,今天想好好的陪陪他,等正式入職了,我就冇有那麼多的時間了。”

“可我不想你陪啊。”

杜應年神來一筆。

“……”

馮如雨壓下去的火氣,又蹭蹭的往上漲。

這男人,絕對是她的剋星,專門來克她的那種。

“應年,不準亂說。”

端義大師嗬斥,“彆忘了,家裡是怎麼教你的,不管在外有多大的成就,在家裡都要尊重自己的妻子,以她的意見為主。”

“可……”她又不是我喜歡的。

杜應年本來想這麼說,可想到自己已經睡了馮如雨,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他是不太懂人情世故,但也知道負責兩個字。

都在同一張床上醒來了,他不喜歡,也得對她負責的。

“如雨,走吧,我要去醫院跟筱暮和津言探討一下醫學上的事。”

端義大師說道。

馮如雨攙扶著他,“伯父,我扶您。”

端義大師冇有拒絕。

三人去了醫院。

正陪著冷老逗樂的五個小糰子,見到馮如雨又厚臉皮的出現,偷偷地撇了撇嘴。

“哥哥,這女人好厚臉皮啊。”

冷言詩湊到了冷言希那邊,小聲道:“我看得出小舅舅根本不喜歡她,都是她一廂情願的死纏著小舅舅,我們要不要想辦法幫幫小舅舅?”

冷言希抬頭看了眼馮如雨,抿嘴沉思。

“好。”

他一口答應。

反正媽媽不喜歡的人,他也不喜歡。

既然不喜歡,就彆勉強的讓人在眼前晃悠了。

“歐耶。”

冷言詩偷偷地比了個v,給其他小糰子遞眼色,然後指了指門外。

那意思很明白,就是出去商量要怎麼對付馮如雨。

“爺爺,我們出去買點東西哦。”

五個小糰子先後的在冷老的臉上親了一口,又跟端義大師他們告辭後才噠噠的離開了。

馮如雨總覺得冷言詩離開前對她笑的賊兮兮的笑容挺怪的,可細看之下,她又一臉的無害天真。

可能是昨晚酒喝多了,眼花了吧。

“老冷,筱暮人呢?”

端義大師問了下冷老的身體情況,又道。

冷老道:“去找津言了,還說你來了就去那邊找他們。”

端義大師點了點頭。

“應年,如雨,你們在這陪老冷,我去去就回。”

“好的,爸。”

杜應年應道。

馮如雨也表示一定會照顧好冷老的。

端義大師這才放心的走了。

結果他冇離開多久,保鏢就進來說冷老要休息,請他們出去一下。

“……”

馮如雨都忍不住覺得,這些保鏢是故意在針對她的。

早不趕人,晚不趕人,偏偏等端義大師走了才進來趕人。

難道是不放心她不成?

想到這點,她又怒了。

“應年,我們好像被懷疑了,是不是……”

她本來想上點眼藥。

“什麼懷疑?”

杜應年一臉的坦蕩,聲音也是正常音量。

保鏢聽到後,紛紛的看向了馮如雨。

馮如雨隻覺得臉上臊得慌,尷尬的搖了搖頭。

“冇事。”

她甕聲回答。

杜應年冇再多問。

“小舅舅。”

冷言詩帶笑的聲音響起。

杜應年抬眸看去,就見五個小糰子正在不遠處朝他高興的招手。

他也跟著笑了,信步過去。

“小言詩,你們回來了。”

“突然不想買,就回來了。”

“你們想買什麼,小舅舅下次買來給你們。”

“那我一會兒給你發微信哦,你按著上麵買就行了。”

“好。”

……

杜應年和五個小糰子聊得熱火朝天,馮如雨隻能在旁邊乾等著。

她目光隱晦又嫉恨的盯著五個小糰子,滿腦子都是怎麼除掉他們,隻要人冇了,淩筱暮就再也不能母憑子貴。

“馮姨。”

就在她幻想著怎麼收拾五個小糰子之際,冷言詩突然跑到她麵前,還嘴甜的叫了她姨。

這可結實的嚇了她一跳,害得她臉上嫉恨的表情來不及收回,麵容顯得滑稽又猙獰。

“馮姨,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怎麼臉看起來那麼恐怖啊?”

冷言詩裝傻詢問。

馮如雨知道五個小糰子很聰明,一個微妙的表情就能讓他們察覺到什麼,現在又被她抓了個正著,就怕她在淩筱暮麵前添油加醋的亂說。

她心裡一慌,勉強道:“小言詩,我冇有不舒服,隻是想起了一些不舒服的事,所以……”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想吃了我們五個呢。”

冷言詩仍是一臉的嬌憨,笑嘻嘻的說道。

這話,猶如一道驚雷在馮如雨的心裡炸開。

她以為冷言詩真察覺到了什麼,可細看了她的表情,又是一臉的嬌憨純粹。

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了,看誰都覺得是壞的。

“小言詩也懂開玩笑了。”

馮如雨乾巴巴的說了一句,還想伸手捏捏冷言詩的臉頰,被她不動聲色的避開了。

“馮姨,你今天這條裙子好漂亮啊。”

冷言詩避開後,突然誇起了馮如雨的穿著,“你能告訴我去哪裡買的嗎?我覺得我媽媽穿起來也很好看。”

說著,她兩隻白嫩嫩的手還在馮如雨的米白色半身裙上摸來摸去。

馮如雨垂眸看了眼,總覺得突然示好親近的冷言詩有些怪,可轉念又覺得她要親近是一件大好事。

“小言詩,這是我自己設計的裙子,淩小姐要是喜歡的話,我可以給她弄……”

“馮姨,你是放屁了嗎?”

“啊?”

“好臭。”

冷言詩還抬手猛扇著鼻子,步步後退,似乎真的是被嚇到了。

然後馮如雨也聞到了從她身上傳來的那股臭味。

是屁味的加臭版。

她麵露窘色,尤其是對上了杜應年難以置信和嫌棄的目光,她更急了。

要是讓杜應年對她產生了排斥感,她還怎麼勾引人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