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339章 兒媳婦不認可這女的?行,當公公的全麵支援

-

章世夙臉上的笑意全部一收,目光沉沉的直視著冷陌寒,眼底的殺意頻現。

就在五個小糰子以為他要打起來的時候,他又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樣的笑了。

“陌寒,你看我和劇組請個假不容易,還千裡迢迢的坐飛機飛回了海城,怎麼著都得讓我見下老爺子吧。”

他笑道。

不等冷陌寒回答,他又道:“章冷兩家也冇有決裂,你把我拒之門外這事傳出去,不太好。”

大家是都知道章雅琳算計了淩筱暮的事,可章家已經大義滅親的把人逐出了家門,加上人也出車禍冇了,人死如燈滅,天大的仇都得放下,章家也一直對冷家表現出應有的善意來,冷家要是還擺架子的話,就顯得不近人情了。

傳出去,圈子裡的人肯定會有說辭的。

就算當麵不敢說,背後也會議論紛紛。

要是跟冷家不對盤的藉機從中作梗,拉攏更多的家族到對立麵,會給冷家造成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煩。

冷陌寒聽了,卻是輕嗤一聲,“章世夙,你覺得我會怕?”

“陌寒,瞧你這話說的,我當然知道你不怕了。”

章世夙仍是笑著,“但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樹敵太多的話,萬一那些人氣不過對小言希幾個動手呢?”

這是拿五個小糰子來威脅他了。

不等冷陌寒回答,章世夙就感覺右腳傳來了一陣疼。

他垂眸一看,原來在他不注意的情況下,他的腳被冷言詩和冷言韻踩了。

彆看她們年紀小什麼的,力氣還挺大,用儘全力踩還挺疼的。

“你是大壞人,我們一家都不歡迎你。”

冷言詩雙手叉腰,非常生氣的說道。

章世夙的麵容一僵,心裡湧上了一股憤怒和難堪。

他甚至腦子一熱,很想伸手去把麵前這個敢指著他鼻子大罵的小兔崽子提起來,然後狠狠的砸在地麵上。

不過右手剛一動,又硬生生的停下了。

五個小糰子可是淩筱暮的心肝寶貝,他要是敢碰了他們,他們兩人這輩子就再無可能性了。

他從始至終,想要的都是淩筱暮的人和心,而不是單獨的一具行屍走肉。

隻要她肯跟他,他願意把五個小糰子當成親生的。

他們想要星星,絕對不給月亮的那種。

“小言詩,小言韻,你們高抬貴手給我鬆鬆腳吧,踩久了我怕你們疼。”

章世夙好脾氣的哄著,“你們看我也冇有做什麼吧,犯不著對我敵意那麼大的。”

冷言詩皺了皺眉,和冷言韻對視了一眼。

確實,章世夙從來到現在一直都是好言相說的,她們要是再踩著人就顯得有些無理取鬨。

不過她們是真的很討厭章世夙死纏著淩筱暮不放。

“大壞蛋,我們可以鬆開腳,但你必須要離開的。”

冷言詩緊繃著小臉蛋,非常嚴肅地說道。

“……好。”

章世夙深吸口氣,勉強道。

人家都不歡迎到這個地步了,他要是再死賴的話,肯定會引來淩筱暮的反感。

冇看到她的臉,都沉的能擰出水來了嗎?

冷言詩和冷言韻這才鬆開了腳。

“大壞蛋,請。”

她們目光直勾勾的盯著章世夙,還好心的指了指身後的長廊,提醒他彆賴著不走了。

章世夙的眉心跳了跳,深吸口氣,把火給壓了下來。

“陌寒,筱暮,那我先回劇組了,替我把這束花送給老爺子。”

他這話是對兩個人說的,可花卻是遞給淩筱暮的方向。

淩筱暮遲疑了幾秒,到底還是伸手想要接過,卻被冷陌寒淩空給接過去了。

“花我拿了,你是不是可以麻溜的滾了?”

冷陌寒微抬著下巴,聲音越發的冷冽。

章世夙單手插兜,這才轉身走人。

人還冇有走出多遠,冷陌寒就叫來保鏢,讓他把花拿去扔了。

這裡是醫院,不宜太臭的東西出現。

“……”

章世夙的腳步停頓了下,眼底閃過了一抹陰鷙。

冷陌寒,你儘管的給我難堪吧,哪天你落到了我的頭上,我讓你生不如死。

……

冷陌寒可不管他心裡怎麼想的,伸手摟過了淩筱暮的腰,“老婆,進去吃早餐吧,彆餓壞了肚子。”

淩筱暮點了下頭。

一家七口進了病房裡。

冷老已經醒了。

他的精神狀態比起昨天來要好上不少。

“爺爺,你醒了哦,身上還疼不疼?”wΑp

“爺爺,你肚子餓不餓,爸爸讓廚子給熬了排骨粉腸粥。”

“爺爺,我昨天問了孟叔叔,他說你今天就能吃些易消化的流食哦,所以不用擔心隻看我們吃的。”

……

五個小糰子小跑到了冷老麵前,七嘴八舌的說道。

冷老本就喜歡小孩,見他們這麼的關心,他心情更好了。

“小言希,你們幾個彆鬨爺爺了。”

淩筱暮盛了一碗粥過來,“去吃早餐。”

五個小糰子非常聽話的一鬨而散。

“爸,我扶您起來。”

淩筱暮把碗放在了小桌子上,小心的扶起了冷老,還貼心的在他的身後墊了個枕頭。

她舀了一勺子粥遞到冷老的嘴邊。

冷老看了眼麵前的粥,整個人是有些難為情的,他有些皺紋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絲的紅意,輕咳一聲,“筱暮,要不,我自己來吧。”

“爸,您手上還打著吊針,確定自己能行?”

淩筱暮掃了眼冷老左手背上的針,笑著反問。

“……”

行吧,確實是不能。

“爸,吃吧,婆婆不在,兒媳婦照顧公公是正常的事。”

淩筱暮笑說道:“這種小事我都不幫您的話,等您真的老了動不了時,不得發自內心的嫌了?所以您就安心的享受吧,彆覺得難為情什麼的,我們都是一家人。”

這種小事,她是可以假手他人,但她不願意。

冷老對她這麼的好,她也想做點事回報下。

做人,總不能光享受福利,不懂得付出吧。

冷老心裡一暖,也就放下了那點不好意思,張嘴就吃。

而身後的冷陌寒,也冇有上來說要幫忙喂。

因為他也想自己的父親和妻子能相處的很好。

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完了早餐,大夫人他們也到了。

“老爺子,身體怎麼樣,好些了冇?”

大夫人關心的問道。

“好多了。”

冷老點頭:“多虧了筱暮給吃的藥,要冇她在,我現在都不一定能動得了。”

有些身體不好的,經過了心臟驟停,又被連續動了好幾個小時的手術,起碼得在床上躺十天半個月的才能恢複些許的元氣,哪裡像他這樣,第二天就能勉強的坐起來吃東西。

“老爺子,作為筱暮的媽,我不說彆的,但對長輩的孝順,我是敢說她是第一的,就連薰柔都不一定能做到她這個份上。”

聞言,大夫人不忘替淩筱暮刷好感。

“她前天早上飛了好幾個小時回來,連氣都不帶喘下就進去給你做了手術,又花了五六個小時纔出來,這還不算,又馬不停蹄的去調查你出事是不是意外,算起來,她已經兩天冇有好好休息了。”

當媽媽的,總得讓人知道自己的女兒做了什麼事吧。

淩筱暮被說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輕咳一聲,“媽,您彆說的那麼誇張,我睡了好幾個小時。”

她昨晚來了醫院,就合衣在沙發上睡了。

夜裡冷老冇有折騰,所以她休息的還不錯。

“老爺子,看到了吧,這孩子為長輩做了這麼多都冇有邀功下。”

大夫人笑著打趣。

不過見到淩筱暮眼眶下的黑眼圈,她嘴角的笑意淡去,心裡是非常心疼的。

昨天就跟淩筱暮說她來守夜,她和冷陌寒彆過來了,結果他們硬是要過來不說,還派保鏢強製性的把她送回去休息。

美其名曰,她上了年紀,不能太熬夜。

就是這般貼心的讓人心疼。

冷老也注意到了淩筱暮的憔悴,心裡對她越發的感激和心疼。

“筱暮,爸知道說太多感激的話就顯得生分了,但你的孝心爸都放在心裡,以後你就是家裡的老大,言希幾個是老二,我是老三,陌寒是老四,他要惹你生氣了,你打他,罵他,揍他都行,最不濟把他趕出去都成,反正不用給他留麵子。”

冷老認真道。

說著,他還不忘警告性的看了冷陌寒一眼,“陌寒,聽到了嗎?以後不準對筱暮說句重話,要不然我拿皮帶抽你。”

“……”

冷陌寒哭笑不得。

怎麼一圈下來,他成了領養的了?

“爸,您放心吧,我對筱暮怎麼樣,大家都看在眼裡。”

他笑說道。

他對淩筱暮,那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裡怕摔了。

要不是不能變成小物件,要不然他都恨不得把人拴在褲腰帶上。

冷老輕哼一聲,“我這是在給你打預防針,防止你結婚久了生出什麼歪斜的念頭,做出對不起筱暮的事。”

冷陌寒淡笑不語。

“這麼多人在呢。”

端義大師爽朗的笑聲傳來,“看來老冷的身體恢複的挺不錯。”

話落,他人就走到了病床前。

他一點都不見外的給冷老診了診脈。

嗯……確實是恢複的很快。

“老冷,筱暮壓箱底的藥應該都拿出來給你用了吧。”

端義大師笑道。

聞言,冷老微抬起下巴,一臉的驕傲,“那當然了,要不然我能這麼快的從鬼門關裡走出來?”

“行了,彆這麼嘚瑟了,知道你有個好兒媳了。”

端義大師一拳捶在了冷老的胸口上。

冷老捂住被捶的地方,一臉的誇張,“筱暮,有人要謀殺我,快幫我教訓教訓他。”

淩筱暮噗嗤一聲,笑了。

都說老頑童,老頑童,果然誠不欺我。

一直安靜站在杜應年身邊的馮如雨,看著這一幕,眸光冷了冷,垂下的手猛地握緊,指甲潛入皮肉中傳來的疼痛,才勉強的拉回了她的理智。

你現在是馮如雨,你要冷靜的麵對敵人。

一番心理建設之後,馮如雨才得體的上前。

“冷老,聽說您身體出了問題,我和應年都很擔心,特意一大早趕過來看您。”

馮如雨提了提手上的精緻盒子,“這是我為您準備的一些營養品,希望您彆嫌寒磣。”

知道她是端義大師的未來兒媳婦,所以冷老對她的態度還是挺好的。

“筱暮,幫忙拿著,彆累到如雨了。”

冷老道。

淩筱暮伸手,“馮小姐,把營養品給我吧。”

單單是稱呼,就能看得出來她和冷老對馮如雨認可度的不同了。

冷老聽了,目光微閃,不動聲色的看了淩筱暮一眼,細細的思量著這稱呼背後的含義。

難道,淩筱暮並不認可麵前的女子?

有了這個想法,冷老也就冇有一開始的熱情了,隻是麵上過得去就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