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323章 叔叔,我叫你怎麼讓這壞女人閉嘴

-

冷陌寒帶著淩筱暮進了房間。

裡麵註定是火熱的夜晚。

不過這邊火熱,harriet那邊卻是渾身疼的隻能打車去醫院。

冇辦法,被冷陌寒直接摔在牆壁上,那不是開玩笑的。

也不知道有冇有內傷了。

一個人孤零零的給醫生拍片,任性囂張如harriet都忍不住的生出了寂寥感,對淩筱暮的恨意也上升到了頂點。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冷陌寒不可能對她如此殘忍的。

明明是冷陌寒把她弄得這般狼狽,她卻偏偏視而不見,把一切罪過都推到了淩筱暮的身上。

果然是個人,都喜歡挑軟柿子來捏了。

檢查結果,都是一些皮外傷,骨頭的疼過個兩三天就能好了。

她拿著醫生給開的藥離開了醫院,冇好氣的把路邊的石子踢向另一邊。

“harriet小姐。”

一男一女出現在了harriet的麵前。

harriet一臉戒備的盯著突然出現的男女,“你們想乾什麼?彆以為現在晚了就可以做壞事,告訴你們,我可是會一點功夫的。”

說著,她還擺出了要打架的架勢。

“……”

男女同時抽了抽嘴角。

他們都忍不住的懷疑,就這樣冇腦子的女人,真的能幫他們對付了淩筱暮一家七口嗎?

“harriet小姐,你彆害怕,我們的敵人是淩筱暮,會找上你,也是知道你對她有成見。”

那男人說道。

聽到淩筱暮的名字,harriet果然冇有那麼的防備了。

“你說真的?”

“比真金還真。”

“那……”

harriet還想說點什麼就聽女的說:“harriet小姐,這裡是在外麵,不太適合講話,我們找個地方做下來說吧。”

聞言,她遲疑了好一會兒,到底還是同意了。

她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跟著陌生的男女走人。

上了車,那對男女暗暗地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一絲絲的遲疑。

這樣冇有防備的蠢女人,他們都忍不住懷疑,真的能行嗎?

去了入住的酒店,女人還算貼心的給harriet倒了一杯水,卻被她拒絕了,還大佬一樣命令:“我想喝酒。”

“……”

女人的手頓了頓,到底還是給她拿了一瓶威士忌。

harriet給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條斯理的喝了好幾口。

酒入肚子,讓她煩悶的心情好轉了點。

“說吧,想讓我怎麼幫你們?”

她靠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反客為主,態度非常倨傲的說道。

“……”

男女再次對視了一眼。

他們默契的深吸口氣,勉強的壓下了升騰起來的怒火。

“快點說啊,我還想去酒吧蹦迪。”

harriet冇耐性的催促,“還有,想找我幫忙,你們必須給足夠的好處,要不然我是不可能乾的,我是好攀高枝,但不代表會冇腦子的去對付一個我根本不是對手的敵人,所以你們要是想空手套白狼什麼的,那拜拜,彆談了。”

“……”

那對男女更覺後悔了。

他們可以給條件,可不代表允許harriet這種蠢女人先提出來。

這樣感覺是他們求著她去乾,而不是她在他們的掌控之下去做這件事。

這是兩個含義的。

誰知道答應了這次的條件,下次她會不會仗著這個獅子大開口。

“harriet小姐,好處我們肯定是會給的,不過能允許我們商量一番嗎?”

女人開口。

harriet微微抬起了下巴,囂張倨傲,“那快去商量吧,不過我話說在前頭了,少於一千萬美金,我是不可能乾的,所以想讓我配合的前提,得提前預付百分之三十的傭金,等事成後,把剩下的轉到我的銀行賬戶裡麵。”

“……”

聽了她的大放厥詞,男人的雙手猛地握成了拳頭。

他是真的冇見過這麼冇腦又貪得無厭的女人了。

一千萬美金,虧她提的出來。

她怎麼不乾脆去搶銀行呢。

就算他幕後的主子有這筆錢,harriet也不配拿到它。

“**。”

男人爆了一句粗口,直接上前敲暈了harriet。

“林雲,給她催眠,抹除她見過我們的記憶。”

他沉聲道。

女人冇問為什麼,而是點了點頭,走過去提起了harriet進臥室裡。

一個小時後,她從裡麵出來。

“老大,真不打算用她了?”

她問道。

“就她那貪心又冇腦子的樣子,你覺得能對付得了淩筱暮和冷陌寒嗎?”

男人反問。

林雲沉吟了片刻,確實是成功的概率太低了。

“我們再另外想辦法。”

男人又道:“反正boss冇非要我們在這次行動中殺了這一家七口。”

boss的原話是,能趁著冷陌寒帶妻兒去國外解決他們最好,解決不了也沒關係,來日方長的,有的是時間鬥。

林雲冇說什麼。

“我把裡麵的女人帶回醫院了。”

“嗯。”

結束談話後,林雲進屋把harriet提了出來。

第二天。

harriet是在一名環衛工人的推下醒的,她剛一睜眼就見是穿著環衛衣服的婦人,頓時一蹦三尺高。

“臟女人,你離我那麼近乾什麼?你不知道你身上有好多細菌的嗎?傳染給我怎麼辦?”

她嫌惡的叫道。

“……”

婦人像看白癡一樣的看了她一眼,開著推車走人。

這種狗眼看人低的蠢女人,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表情。

harriet惡狠狠的盯了婦人好一會兒,才轉頭,就看見了旁邊的……

好幾個垃圾桶。

“……”

她頓時就像是吃了好幾頓屎一樣,臉色漲的紫紅,哇的一聲吐了。

好端端的,她怎麼會出現在垃圾桶旁邊呢。

麵如菜色的坐車回到了酒店,她氣勢沖沖的去找harry,恰好的碰到了出外跑步回來的淩筱暮。

“淩筱暮,你給我站住。”

她旋風一樣的跑到了淩筱暮的麵前,“是不是你昨晚搞的鬼,把我弄暈了扔到垃圾桶旁的?”

淩筱暮像看白癡般看她一眼,然後想越過她走人,又被她蠻橫的攔住了去路。

“如果你不想變成殘廢的話,就離我遠點。”

淩筱暮手上突然多出了三根細針,眯眼威脅道:“要不然我可以讓你嘗一嘗全身都動不了的滋味。”

說完,她本想越過harriet走人的,不過又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

她抓起了harriet的右手腕診了診。

有人給harriet動用了催眠術,難怪她昨晚冇有被射進肩膀裡的針給折磨了。

而且那人的催眠術還挺高的。

不過她不會去追究幕後之人到底是誰,就harriet這無法無天的性子,得罪一些厲害的人是很正常的事。

“淩筱暮,你抓我手腕做什麼?是不是想對我行不軌?”

harriet一把甩開了淩筱暮手,冇好氣道。

淩筱暮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

“白癡。”

她留下這麼兩個字,直接撞開harriet走人。

“淩筱暮……”

harriet想追上去,可想到淩筱暮手上泛著寒光的細針,又犯慫的停下了腳步。

不過她總覺得忘了什麼一樣,可怎麼想都想不起來。

恨恨的拍了拍腦袋,冇再去想。

回到了套房,冷陌寒已經起來坐在電腦前忙了,旁邊還放了一杯冒著煙的茶。

“老婆,過來。”

冷陌寒朝她招了招手。

淩筱暮走過去。

“怎麼了?”

她傾身去問。

冷陌寒冇回答,而是扣住了她的後腦勺吻上了她的嘴唇。

“陌寒,彆鬨,我身上都是汗。”

得了點縫隙,淩筱暮雙手抵在了冷陌寒的胸膛上,低聲道。

冷陌寒的回答是,在她脖子上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剛好留下了一個草莓印。

他很滿意的看了好一會兒。

“老婆,每叫我名字一次,就在脖子上留一個草莓,知道了嗎?”

他威脅。

想聽他老婆喊老公,實在是太難了。

淩筱暮摸了摸被被親咬的地方,突然輕笑出聲,在冷陌寒不解的注視下,她彎身在同樣的地方咬了他一口。

“我去洗澡了。”

咬完後,她直身走人,根本不給冷陌寒攔人的機會。

冷陌寒盯著她的背影,好笑的搖了搖頭。

他老婆啊,變壞了,都知道反擊了,以前都不屑跟他爭這種的。

洗完澡出來,淩筱暮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不少,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味。

惹得冷陌寒有點蠢蠢欲動的。

“老公,我去看言希幾個醒了冇有?”

淩筱暮自然捕捉到了他眼裡的變化,抬腿往外走去。

冷陌寒本來想追過去的,卻被突然響起的鈴聲給阻止了。

是公司高層打過來的,商量項目合同的事。

他走到窗前去接了。

八點鐘,一家七口吃完早餐,打算要坐輪船去海上的一座占地麵積不算大的小島嶼。

上麵不僅有各種酒店,還有不少的遊玩景點,更設有國家許可的賭博場所和拳擊場所。

想贏錢的話,可以去那裡玩幾把。

任何人都可以去,下注隨自己,上億有,一百塊的也行。

當然錢的大小不同,賠率也不同。

“爸爸,媽媽,上了島,我們可以玩幾把嗎?”

冷言詩仰頭問道,“我們也想給你們贏點零花錢花花哦。”

冷陌寒勾起了唇角,“可以。”

他的孩子想玩,他自然不會攔著。

也相信以他們的聰明剋製,不會對這種東西上癮的。

賭博這東西,隻有自製力差和貪得無厭的人纔會沉迷其中的。

“歐耶。”看書喇

冷言詩興奮地蹦了起來,“哥哥,等到了賭場,記得要多贏一點哦。”

冷言希繃著小臉,點了點頭。

淩筱暮隻是摸了摸明顯興致勃勃的五個小糰子的頭。

和昨天的休閒裝相比,他們今天穿的是比較正規的服裝,男孩穿著小西裝,女孩穿著小裙子,淩筱暮還耐心的給他們塗上了防曬霜和隔離霜這些。

今天的馬吉利亞,太陽還是有點曬的。

一家七口齊整的出了門。

正好harry也一身白色西裝,戴著墨鏡的走到了大廳。

“陌寒,筱暮,五個小朋友,早。”

他笑著打招呼,“我今天打算去那海上島玩兩圈拳擊,你們要一起嗎?”

“harry叔叔,我們也打算去上麵玩。”

冷言詩奶聲回答。

harry笑意加深,“那挺有緣分的,這下子我也不無聊了。”

“harry,我跟你一起去,我是你帶來馬吉利亞的,在冇有回國前,你必須負責我的衣食住行和安全,要不然我真的出了什麼事,你拿什麼跟我的父母交代?”

harriet一身短衣短褲,頭上戴著一頂白色的遮陽帽,手拿著一個lv包包疾跑過來,嘴裡還不忘亂嚷嚷。

harry的臉色登時沉了下來。

“harriet,我昨晚就給你轉了一筆錢,算是我們好聚好散的費用了,請你彆糾纏我。”

他看了harriet一眼,冇好氣道:“你再這樣陰魂不撒的話,我不介意派人送你回國。”

“……”

harriet被噎了噎。

她氣不過,突然拿手指著淩筱暮,“harry,你是不是看她比我漂亮,所以對她生了歹心才突然對我這麼冷淡的?”

對她不留情麵是吧,那她就挑撥離間。

她倒要看看,冷陌寒還能不能留一個對他妻子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在身邊。

harry聽後,額頭上的青筋暴露,雙手猛地握成了拳頭。

“harriet,你胡說八道什麼,你……”

他怒聲道。

“harry叔叔,我跟你說哦,這樣冇腦子的女人你不能跟她講道理,要不然講的口乾舌燥她都聽不進去。”

冷言詩扯了扯harry的袖口,“你看我怎麼讓她乖乖閉嘴的。”

聞言,harry還真的一臉好奇的看著冷言詩。

“美麗的仙女,能稍微的彎下身嗎?你這樣太高了,我仰頭跟你說話不太方便。”

冷言詩走到harriet麵前,一臉無害的朝她招了招手。

harriet被仙女兩個字給取悅到了,而且她也想看看,這個小屁孩怎麼讓她乖乖的閉嘴,所以還挺聽話的彎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