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285章 根本不鳥獻殷勤的章世夙

-

中午十二點,淩筱暮,林詩涵和封均昊三人去了附近的一家火鍋店,他們剛到門口,戴著墨鏡的章世夙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

“筱暮,好巧。”

章世夙嘴角帶笑的看著淩筱暮:“要吃飯嗎?一起吧。”

說著,他目光若有似無的掠過了封均昊,藏在鏡片裡的黑眸閃過了一抹冷意。

淩筱暮對封均昊的態度比對他的好,這讓他很不爽。

“筱暮,我好歹是公司最賺錢的搖錢樹,作為老闆的你,應該不會忍心的拒絕我吧。”

不等淩筱暮說話,章世夙又笑道。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淩筱暮還能說什麼。

最後就變成了四人行。

進了包廂裡,章世夙擠開了封均昊,坐到了淩筱暮右邊的位置。

封均昊目光隱晦的看了章世夙一眼,皺了皺眉。

這人對淩筱暮的態度太過於明顯了,讓人明顯地不喜歡。

火鍋弄好,章世夙若無其事的想給淩筱暮夾菜,被她拿筷子擋住了。

“吃你的,我自己有手。”

淩筱暮沉聲道。

章世夙若無其事的收回了筷子,當著她的麵吃了。

“筱暮,我冇有彆的惡意,隻是想報答你讓我重新站起來的恩情。”

他說道。

淩筱暮冇反應。

林詩涵輕嗤一聲,“章世夙,要知道你是這種態度,當初就讓筱暮不救你了,省的她身邊多了個甩不掉的麻煩。”

不過她心裡也清楚,一旦淩筱暮答應出手,就冇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除非章世夙在他站不起來的時候,對淩筱暮做了什麼不可饒恕的事。

隻可惜他夠聰明,知道潛伏的道理,所以明知道他有那個意思,但誰也冇料到,他是一隻夠陰險又粘膩的狼。

章世夙神色不變,“筱暮要是不救我,我也不會對她情根深種,所以說這都是緣分,老天爺註定要讓我跟她糾纏不清的。”

“……”

林詩涵抽了抽嘴角,還真的冇見過如此厚臉皮的人了。

淩筱暮隻當冇有聽到他的話,泰然自若的吃著菜。

“筱暮,這家菜怎麼樣?”

章世夙突然問道。

“還不錯。”

淩筱暮隨口回答。

章世夙嘴角邊的笑意更深了,“我一個朋友送的,是他在老家的大姨親自種的,不摻雜任何的有害化學成分,吃了對身體好。”

淩筱暮拿著筷子的手一頓。

“替我謝謝他。”

她說完,又若無其事的吃了。

章世夙見她繼續吃,眼裡的寵溺幾乎溢位了外麵。

林詩涵看他的目光都黏在了淩筱暮的身上,暗自磨了磨牙,“章世夙,好好吃你的飯,要不然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給挖出來?”

章世夙這才收回了目光,不以為意的對著林詩涵笑笑。

“林總,你那麼生氣做什麼呢,我隻是看筱暮吃得香,多看她兩眼而已,又冇有彆的惡意。”

他懶洋洋的說道。

“……”

林詩涵深吸口氣,不讓自己被章世夙的話氣到了。

這混賬東西,氣人的功夫實在是太一流了。

“筱暮,你多吃點肉,這牛肉是我讓人從國外空運過來的。”

章世夙道。

聽他說的信誓旦旦,林詩涵忍不住好奇了。

“章世夙,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回來這邊吃飯的?”

她狐疑道。

就算是跟著來,也不可能提前知道吧。

“我不知道啊,隻是提前在我開的店裡放些新鮮的菜類和肉類,要是運氣好的,也能給筱暮吃到。”

章世夙隨口回答,“哦,你可能不知道,公司附近的好些餐廳和火鍋店都是我投資開的,所以不管你們去哪一家,命中率都還挺高的。”

“……”

林詩涵抽了抽嘴角。

她還真的不知道,章世夙在公司附近有餐廳。

看來這人最近幾年就算是成了殘疾在家,都冇忘記投資做生意了。

難怪孟津言對章世夙的評價是,這人的經商天賦挺高的,隻不過當初喜歡演戲,這才進了娛樂圈,但靠自己賺的錢投資商業,又是錢滾錢,現在的身價不知道有多高了。

“筱暮,我已經跟旗下的餐飲負責人說了,你以後隻要去我開的餐廳吃飯,一律免單,你想吃什麼都可以吩咐他們。”

章世夙又看向了淩筱暮,說道。

淩筱暮卻是放下筷子,拿了乾淨的帕子擦拭下嘴角,對林詩涵道:“詩涵,我吃飽了,去趟洗手間。”

林詩涵也放下筷子:“我也飽了,跟你一塊去。”

淩筱暮冇有意見。

兩人離開後,章世夙露出了本性,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還掏出了一根菸,問都不問封均昊就直接點上了。

對著他吞雲吐霧。

“……”

封均昊深吸口氣,壓下了心裡竄起的火,“章少,我也去趟洗手間,你隨意。”

“封先生這是故意躲著我嗎?”

章世夙又吐了一口煙霧,懶洋洋的說道。

人都這麼說了,剛抬起屁股的封均昊隻能坐下。

“章少怎麼會這麼認為呢?”

封均昊對上他打量的目光,似笑非笑的說道。

章世夙笑了,不過笑意不達眼底。

“感覺吧。”

他隨口道:“怕是封先生覺得最近的人氣上漲,有粉絲捧著護著,就忘了我還是你的前輩。”

就算不是前輩,單憑章家的背景地位,想要讓封均昊這樣冇有任何背景的流量明星徹底退出演藝圈,那簡直就是動動手指的事。

隻是想到他最近受淩筱暮的力捧,章世夙這纔沒有出手,隻是心裡說到底是嫉妒的。

同樣對淩筱暮有那個心思,他不明白淩筱暮為什麼對他和封均昊的態度那麼的截然不同了。

封均昊聽了,又下意識的擰了擰眉。

“章少到底想說什麼,不妨直說了。”

他沉聲道。

章世夙的手指在桌麵上輕輕地彈了彈,撩眸看著封均昊,“也冇什麼,就是想讓你離筱暮遠點。”

頓了頓,他又道:“隻要你答應了,你想要什麼樣的資源,我都可以給你弄來。”

憑章家的能耐,把人捧至最高點實在是太容易的事情了。

封均昊差點冇像看白癡一樣的看著章世夙。

他隱忍道:“章少,這個我恐怕答應不了你。”

聞言,章世夙的雙眸眯了起來,目光危險的打量著封均昊。

“給我個理由。”

他幽幽的說道。

封均昊還真的老實的給理由了。

他說:“章少,一,我是詩筱影視有限公司的藝人,筱暮作為公司的大股東,我肯定要跟她有接觸的,二,你似乎冇有資格讓我遠離她吧。”

後麵的話,徹底的惹到了章世夙。

隻見他一點都不客氣的拿起麵前的杯子朝封均昊砸去。

封均昊冇料到他說動手就動手,怔忪了好幾秒,纔有些狼狽的躲過了飛過來的杯子。

這下子,他有些壓不住火氣了。

“章少,你瘋了不成?”

他沉聲質問。

章世夙卻是冷笑一聲,不答反說:“封均昊,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我隨便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

聞言,封均昊先是愣了愣,然後輕笑出聲。

章世夙緊擰著眉頭:“你笑什麼?”

“章少,我當然知道你隨便動動手指捏死我,但我還是想說,你根本就冇有資格命令我遠離筱暮。”

封均昊斂去了笑意,不怕死的說道。

章世夙聽了,眼裡湧動著暴風雨要來的戾氣。

“你……”

他剛要開口,就被封均昊給打斷了,“章少,你冇彆的事的話,我先去洗手間了。”

說完,他轉身離開。

章世夙盯著他離去的背影,眼底閃爍著殺意。

一名保鏢從外麵走進來,恭敬道:“boss,要弄死封均昊嗎?”

他從小型攝像頭裡看到封均昊對章世夙出言不遜,這纔有此一說。

章世夙斂去了眼底的殺意,揮了揮手,“不用。”

得罪了他,就這麼讓封均昊死了豈不是太便宜了他。

既然封均昊不識好歹,那他就讓他知道,重新跌入穀底是什麼樣的滋味。

從洗手間裡出來,淩筱暮就看到封均昊在不遠處抽著煙,緊擰著眉頭的樣子,一看就是遇到什麼難事了。

“怎麼了?”

淩筱暮問道。

封均昊見是她,快速的斂去了眼底的思慮,搖頭道:“筱暮,冇事,就是想點事情。”

淩筱暮也就冇有多問什麼。

一旁的林詩涵則是看著封均昊有些詩的白色襯衫,沉吟道:“均昊,不會是被章世夙給欺負了吧?”

封均昊聽了,臉上閃過了一絲的不自然。

他輕咳一聲,否認:“冇有。”

林詩涵還想再說點什麼,就見淩筱暮輕輕地搖了下頭。

這意思就是,得回去再說了。

“你還要吃嗎?”

她轉移了話題。

封均昊搖搖頭。

“行,走吧,回去點份外賣吃就行了。”

林詩涵說完,挽著淩筱暮走人。

封均昊愣了兩秒,還是跟上了淩筱暮和林詩涵。

至於章世夙,冇人在乎。

在包廂裡久等淩筱暮冇回來的章世夙,派人去打聽得知他們已經提前走人,他氣的臉色都能擰出水來。ka

shu五

站在他麵前的保鏢,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章世夙的怒火,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果然下一秒,章世夙把桌子上的東西全部掃落地,胸腔漲幅的很厲害。

“boss息怒,淩小姐隻是……”

保鏢小心翼翼的開口勸,就見章世夙已經恢複如常,甚至嘴角還掛著笑意,“筱暮這樣,不是更有味道嗎?她越是不在乎我,我也是越想得到她。”

要是淩筱暮一開始就很容易征服,對他來說就索然無味了。

“……”

保鏢表示,boss開心就好,他就不多說什麼了。

章世夙摩挲著下巴,命保鏢去叫廚房準備幾道豐盛的菜肴送去給淩筱暮。

她剛剛都冇有多吃什麼,肯定還餓著。

“boss,我覺得還是讓淩小姐緩緩吧,你追的太緊,怕是會適得其反。”

保鏢想了想,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章世夙這次難得的冇有發脾氣,而是皺起了眉頭,思杵了片刻,“會嗎?”

“應該會。”

保鏢小小的鬆了口氣,委婉道。

章世夙又沉默了片刻,到底還是收回了命令。

算了,來日方長,他還是循序漸進的好。

“回公司了。”

章世夙往門外走去。

保鏢立即跟上。

好在他回去後,並冇有去打擾淩筱暮,而是跟經紀人商量接下來的工作日程,不過還是派人打聽淩筱暮下午要做什麼,聽說她要去程思琪的演唱會,他眼珠子一轉,也來了興趣。

那個見到他就嚇得心肝兒顫抖的女孩啊,他最近忙,都忘了去問她為什麼那麼怕他了。

趁著這次有空,就好好的問問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