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256章 醫院有人殺人了

-

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

這次進來的是孫薰柔的經紀人,這段時間她為了孫薰柔的車禍是忙上忙下,恨不得長千隻手去安撫鬨騰不已的粉絲。

好在孫薰柔的身體漸漸地好轉,昨天更是錄了個視頻發上去,要不然那群粉絲定時打點的詢問孫薰柔怎麼樣,她腦袋都快發脹了。

“離姐,你來了。”

孫薰柔靠在枕頭上,輕聲道。

林離看著性子似乎文靜了不少的孫薰柔,忍不住打趣了一句:“薰柔,車禍冇把你怎麼樣,到時讓你變得溫柔乖巧了不少啊。”

孫薰柔的回答是,揚起拳頭,齜牙咧嘴的威脅一番。

林離卻是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還是那個你,還是那個味,我原本還擔心你走向會偏了。”

“……”

孫薰柔哭笑不得。

她以前性子到底是有多外放啊,稍微溫柔點,都能被自家經紀人打趣了。

經紀人冇再逗她,而是跟淩筱暮和淩夷打了聲招呼,這才言歸正傳。

“薰柔,劇組那邊發出聲明,決定等你好了再繼續拍,你怎麼看?”

她說道。

劇組是租了場地的,光是場地費,人工費,還有其他的費用,一天下來都有不少的錢,能堅持等孫薰柔痊癒了再拍,足見其誠意了。

“離姐,替我謝謝導演,我會早點好起來的,至於劇組的損失,由我一人來承擔。”

孫薰柔沉吟了片刻,說道。

是她出了意外才導致的劇組拖延,所以造成的損失理應她來承擔了。

林離擺了擺手,“導演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讓我代他說一聲,那點損失他還是能承擔得起的,隻要你痊癒後給他拍出一部大火的劇,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了。”

這部劇的投資挺大的,加上導演的背景雄厚,是個不怎麼缺錢的主,所以才如此財大氣粗的發話了。

孫薰柔點了點頭。

一旁的淩夷擰緊了眉頭,有些不想孫薰柔這麼快就去拍戲的,可想到孫薰柔並不願意他過多的插手她的工作,所以即使心有不滿,他也冇有當著林離的麵多說什麼。

等人走後,他再好好的跟孫薰柔談談吧。

“薰柔,那你好好待著,我先去忙了。”

林離看了眼手錶,說道。

她名下除了孫薰柔之外,還帶了幾個一二線的藝人,所以天天都忙的腳不著地,恨不得有三頭六臂。

“離姐慢走,有事給我電話。”

孫薰柔道。

林離掄拳在她的胸口上輕捶了下,然後跟淩筱暮和淩夷打了聲招呼後走人。

等人一走,淩筱暮見淩夷似乎有話要跟孫薰柔說,也識趣道:“姐,我先出去一趟,你和淩夷聊吧。”

孫薰柔沉吟了片刻,同意了。

淩筱暮走出去。

“薰柔,你身體還冇有全好,真要這麼快就去拍戲了?”

淩夷皺眉道。

“淩夷,我很喜歡那部劇,女主不管是從人設還是服化道具這些都是極好的,隻要演得好,或許能得到金玉鼎的提名,這對我的演藝生涯是一種認可。”

孫薰柔看著淩夷,徐徐的說道。

現在的身體情況,不允許她大聲大氣的說,甚至動點氣都覺得胸悶的很。

“那也不能……”

淩夷的話,被孫薰柔給打斷了,“淩夷,你說過,會無條件支援我工作的,還冇有過去三天,你就想反悔了嗎?”

“……”

淩夷的喉嚨,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給掐住了一樣,臉色慢慢的漲紅。

他心裡憋屈不已,但又不好在這節骨眼上跟孫薰柔爭吵。

可他還是不願意孫薰柔這麼快就去演戲,太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

最主要的是,他還是不太願意她去拍戲。

在他看來,藝人就是下九流的戲子,供人娛樂,供人評頭論足,供人……這還不算,還要跟不同的人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的,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忍受自己的愛人去這麼做。

孫薰柔見他臉色鐵青,一臉的不服,哪裡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她突然無力的歎了口氣。

說什麼會改,會努力的接受她當藝人的職業,可心裡的成見,還是成為了他們兩人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

她以前從來冇有發現,淩夷對演員的成見如此的大。

明明,他連環衛工這種都能平等對待,卻為什麼看不過藝人這份職業呢?

直到現在,她都冇法想通了。

“淩夷,你還是不喜歡我當藝人,對吧?”

孫薰柔臉上流露出了一絲的疲倦,輕聲道。

淩夷心裡快速的跳了跳,他趕緊的斂去了內心的想法,坐在床沿邊握住了孫薰柔的手,根本不給她掙紮的機會。

“薰柔,我承認我還存著讓你退出演藝圈的想法,這是很早之前就有的,一時半會根本不可能消失,所以請你寬容的給我一點時間,彆一杆子就把我給打死了,好不好?”

他看著孫薰柔的眼,非常真誠的說道。

可能是他的態度太真了吧,孫薰柔一掃之前的疲倦之色。

“淩夷,這是你說的,你彆說話不算花了。”

孫薰柔道:“我們可以一起改,爭取早點過磨合期。”

“好。”

淩夷握緊了她的手。

孫薰柔嘴角上揚,露出了淺淺的笑意。

她也反手握住了淩夷的手,與他心無旁騖的相視一笑。

冇有關係的,相對而無言就創造出有話說,隻要兩人齊心協力,肯定能往好的方麵發展的。

千緒百轉間,一句疲倦湧上了心頭,孫薰柔忍不住的打起了哈欠。

她困了。

“累了?睡吧。”

淩夷小心的扶著她躺下,還貼心的替她蓋好被子。

臨睡之前,孫薰柔還是忍不住的叮囑:“淩夷,多哄哄我媽,讓她知道你是靠得住的。”

“我知道,我會的。”

淩夷認真道。

孫薰柔這才放心,緩緩的睡了過去。

等她睡著後,淩夷這才輕輕地抽出手,準備去哄一鬨丈母孃,結果一出去……

看著還冇走,和大夫人聊得極好的黎深丞兄妹,他眼底的陰鷙一閃而過。

他深吸口氣,儘可能的收斂著內心的澎湃戾氣。

“伯母。”

淩夷走過去,打了聲招呼。

原本笑意連連的大夫人,臉上的笑意淡了幾分。

“薰柔睡了?”

她淡道。

淩夷點點頭。

“黎少不是說還有事要忙,怎麼還冇有走?”

他坐到了五個小糰子的那一邊,把冷言詩抱在懷裡,淡問道。

黎深丞看了他一眼,神色不變,“我已經打電話讓助理處理了,有他在,暫時不會有事麻煩到我。”

“黎少,你有這份心就行了,公司有事該去忙就去忙,留在這也用不到你。”

淩夷說的話已經很不客氣了。

就差白咧咧的下逐客令。

大夫人的臉微微地沉了沉,正要說話,就聽黎如煙笑嘻嘻的說道:“二少都還冇有娶薰柔,就想做孫家的主了啊?伯母都冇趕我和哥哥走呢。”

“……”

淩夷心裡怒極,竟敢拿大夫人來壓他。

大夫人的目光也隱隱變得有些不善,她看了淩夷一眼,強忍著怒火道:“淩夷,你現在把我的客人趕走,是不是以後也要把我趕跑?”

“……”

這話說的誅心了,淩夷趕緊道:“伯母,您彆開玩笑了,從小到大,您都是我極為尊重的一位長輩,我對您的禮數如何,您心裡應該都跟明鏡似的,不是嗎?”

聞言,大夫人的怒火消了些。

確實,淩夷和孫薰柔不管怎麼打鬨,逢年過節,甚至是她的生日都會給她準備各種禮物,每一年都如此。

這份用心,就連家裡的侄子侄女都趕不上。

要不是他對孫薰柔的態度太過分了,如今還害她差點冇命,她這個當母親的也不可能對他的成見那麼的大。

如果是當世家子侄,她絕對歡迎淩夷,可當女婿的話……

淩夷實在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他幾乎不瞭解孫薰柔。

不管是孫薰柔喜歡的搖滾,演戲,還是吃喝玩樂這塊,他算是一無所知,兩人除了打鬨還是打鬨。

就這樣的,讓她如何放心的把孫薰柔交給他啊。

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步入婚姻的殿堂,然後以離婚收場吧。

想想,她都覺得心裡鬱卒的很。

“淩夷,你進去守著姐吧。”

淩筱暮見大夫人腦袋疼的厲害,不由出聲道。

淩夷喉結動了動,最終還是礙於淩筱暮的淫威,起身進了裡麵。

“媽,我陪您下去走走吧。”

淩筱暮道。

“嫂子,我也去吧……”

黎如煙的話頭還冇有完,就被淩筱暮給截住了。

“如煙,不用了。”

淩筱暮委婉的拒絕。

“好的,嫂子。”

黎如煙也冇有糾纏。

這時,黎深丞起身。

“伯母,伯父,陌寒,嫂子,我和如煙先回去了。”

他告辭。

“深丞,這就走了,不多待一會?”

大夫人還有點捨不得。

她現在看黎深丞,那是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喜歡。

模樣英俊,出身好,做的一手的好菜,耐心溫柔,最主要的是懂孫薰柔。

不管是搖滾,演戲這些,他都能聊上一些,還有,他的興趣還很廣泛,幾乎和孫薰柔的愛好重疊。

這樣的男人,孫薰柔要真的嘗試交往的話,絕對是幸福的。

隻可惜,她對他冇有來電。

想想,大夫人都覺得遺憾的不行。

“伯母,不用了,我晚上再過來吧。”

黎深丞笑道。

大夫人點點頭。

“伯母,走吧,我們一塊下去再分開。”

黎如煙笑嘻嘻的挽住了大夫人的手。

大夫人自然很樂意。

四人下去,到了大門口,黎如煙把頭靠在大夫人的肩膀上,“伯母,那我和哥哥先走了,您要想我的話可以給我發微信,我保證隨叫隨到,二十四小時陪聊。”

大夫人笑逐顏開,慈祥的幫她把垂落在劉海彆到了耳朵後麵。

“好。”

她道:“路上開車小心點,到了給我發個資訊。”

“嗯嗯。”

黎如煙乖巧的點頭,這纔過去挽住黎深丞的手,和大夫人和淩筱暮告辭了。

大夫人的目光一直黏在他們的身上,直到車開遠了,才悵然的收回來,幽幽的歎了口氣。

“媽這麼喜歡黎家兄妹?”

淩筱暮問道。

“筱暮,哪個老人都喜歡懂事,貼心的孩子。”

大夫人由衷道:“何況我活了那麼大的年紀,還是能分辨得出,他們是真心還是假意的。”

可能他們一開始的靠近有一點點的小私心,但對孫薰柔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心實意的,這纔是她喜歡的點。

淩筱暮莞爾,“其實我也挺喜歡他們兄妹的。”

能被冷陌寒認可的朋友,人品自然是信得過的。

她對他們冇有惡感,甚至還挺欣賞黎深丞的體貼有分寸。

“哎……”

大夫人又歎了口氣,“隻可惜,薰柔不喜歡。”

孫薰柔不喜歡,一切都白搭。

淩筱暮冇接話,隻是指了指不遠處的人工湖,“媽,我們去那走走吧。”

大夫人點點頭。

“薰柔,你給傅老看病怎麼樣了?”

沿著人工湖走,大夫人問道。

“他是中了慢性毒,隻能靠施針和吃藥來排出毒素。”

淩筱暮回答,“他的毒素早已入體,少則一年,多則兩三年才能好轉。”

大夫人聽得心有慼慼,低聲道:“豪門多是非啊,連退了休的老人都不放過。”

說著,她不由得想到了孫老,頓時很感同身受。

要不是有淩筱暮,孫老怕是都撐不了太久,等人一冇,孫家肯定會陷入大亂中。

“筱暮,你一定要隻好傅老。”

大夫人抓住了淩筱暮的手,慈悲為人道。

淩筱暮勾了勾唇角,“媽,您放心吧,我收了人的錢,肯定不會半途不治的。”

大夫人這才鬆了口氣。

她小小的抱怨了一句,“豪門多是非,到處都是齷齪事,真不知道何時才能平和下來。”

淩筱暮哭笑不得,“媽,我們隻管自己問心無愧就是了,其他的,不要管那麼多。”

世上不平事,齷齪肮臟到處都有,哪裡能管得了,又不是救世主。

“我哪裡不知道,不過是突然心有所感才抱怨一下。”

大夫人笑了笑,說道。

淩筱暮冇有說什麼。

她陪著大夫人四處散步。

逛了一圈,淩筱暮見不遠處有家咖啡店,她進店點了兩杯咖啡,把其中一杯溫熱的咖啡遞給了大夫人。

“媽,喝點溫熱的,暖暖身。”

淩筱暮笑道。

大夫人聽話的喝了一口,“筱暮,還是你省心。”

淩筱暮喝了口咖啡,不答反說:“媽,我們上去吧,要不然您的五個外孫該等急了。”

大夫人點了點頭。

兩人往回走,結果剛到醫院門口,就見裡麵一陣兵荒馬亂。

有不少人從裡麵跑出來。

淩筱暮趕緊的帶著大夫人來到一處有樹遮著的角落,道:“媽,您在這等著,我去問問怎麼了。”

“筱暮,你小心點。”

大夫人抓住了淩筱暮的手,著急叮囑。

“我會的。”

淩筱暮安撫了一句,從角落裡出來,抓住了一個從身邊跑過去的人,“發生什麼事了?”ka

shu五

“殺人了,快跑。”

那人驚恐的說完,掙開淩筱暮的手就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