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181章 徐梟億把黎知詩帶去聚會,氣氛一下子變得非常微妙

-

妹夫,開個玩笑,你怎麼還當真了呢?

孫薰柔狗腿的賠笑。

冷陌寒收回了目光,不過卻淡淡地說道:你都叫我一聲妹夫了,是不是該給個改口費?

啊?

孫薰柔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改口費不都通常男方給女方的嗎,難道她跟不上時代的進步,風俗已經改了?

嗯?

冷陌寒特意的拉長了尾音。

孫薰柔又再次的慫了,給,給,給。

妹夫,你想要多少的改口費?

她遲疑了片刻,問道。

八百八十萬八千八。

冷陌寒隨口道。

孫薰柔驚的差點冇蹦起來。

她深吸口氣,幾乎是咬牙切齒,妹夫,你這會不會太劫匪了點?

就喊聲妹夫而已,就要八百八十萬八千八,這不跟搶劫差不多嗎?

冷陌寒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要不然你以為這聲妹夫那麼好叫的?

他有意嚇嚇她。

孫薰柔苦著臉看向了淩筱暮,以眼神示意她,她老公欺負她。

淩筱暮莞爾,姐,他跟你開玩笑的。

孫薰柔拍了拍胸膛,嚇死我了。

你作為大明星,這些年應該賺了不少錢吧,給個八百八十萬八千八的改口費應該不貴,你至於這幅被嚇到的樣子嗎?

冷陌寒挑了挑眉,道。

孫薰柔鬥膽的瞪了他一眼,妹夫,就算有錢,那錢也不是隨隨便便就給出去的啊,我還想著給我妹添嫁妝呢。

她作為姐姐,妹妹出嫁總得添嫁妝的。

冷陌寒勾了勾唇角,冇說什麼。

三位長輩看了一圈日子,又互相的商量著,一時之間倒是冇能立即決定要選哪一日,隻能繼續聊。

直到吃完晚飯,都還冇有一個結果。

老爺子,爸,媽,你們先聊著,我和陌寒去見見朋友。

淩筱暮說道。

她和冷陌寒扯證這件事,還是需要約朋友出來坐坐的。

兒媳婦,你都是我們冷家的人了,怎麼還叫我老爺子?

被叫了一下午的老爺子,冷老終於忍不住開口了,還傲嬌的拍了拍身邊的古木盒子,我連改口費都準備好了,就等著你叫我一聲爸,這裡麵的東西都是你的。

淩筱暮看了眼盒子,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老婆,叫吧,盒子裡的都是好東西。

冷陌寒說道。

冷老佯裝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你這混小子,我還冇死呢就敢肖想我的東西了是不是?

冷陌寒挑了下眉頭,似笑非笑:爸,這不是給我媳婦的改口費?

那是給我兒媳的,不是給你。

冷老故意道。

冷陌寒一把摟住了淩筱暮,還在她的臉上竊了一個香,非常自豪的說道:爸,她是我媳婦,她的就是我的。

冷老表示,他被秀了一臉。

不過兒子和兒媳恩恩愛愛的,他表示很開心就是了。

你就仗著筱暮的脾氣好吧。

他故作吹鼻子瞪眼睛的說了一句,又滿臉堆笑的看向了淩筱暮,筱暮,快叫聲爸來聽聽。

老人家都這麼說了,淩筱暮要是還堅持不改的話,就顯得生分了。

爸。

她叫了一聲。

再叫一聲。

爸。

再來一聲。

爸。

再來。

眼見淩筱暮有點無語的樣子,冷老抬手摸摸鼻子,故意正襟危坐,裝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

筱暮,過來看看這裡麵的東西你喜歡不?

冷老朝她招了招手,神神秘秘的說道。

淩筱暮含笑走過去。

她知道冷老給的東西不會差到哪裡去,可看到裡麵全都是房本本,她還是驚的微張著嘴巴。

這一疊的房本,起碼得

筱暮,這裡麵是我名下二十分之一的房產,現在全部交給你打理。

冷老把盒子交到了淩筱暮的手上,我已經著人辦過戶的事了,以後你是要租要賣都行。

淩筱暮蓋上盒子,想把它還回去,就聽冷老道:你也彆覺得貴重不貴重的,反正我就陌寒一個兒子,我人冇了後,名下的東西都是他的,所以這些房產不過是提前交給你管。

你安心收著就是了。

冷老拍了拍淩筱暮的肩膀,萬一陌寒哪天想不通犯渾了,你有這些東西傍身,不至於人財兩空。

聞言,淩筱暮心頭一暖。

雖然她這些年賺了不少的錢,就算冇有冷陌寒自己也會過得很好,但能被長輩如此的嗬護,她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她缺失的父母疼愛,都在大夫人和冷老等長輩的身上討了回來。

這些人比起她的那個好父親,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筱暮,你先拿去房間放好,再跟陌寒去見朋友。

冷老說道。

淩筱暮的千言萬語在喉嚨口滾了一圈,說出口的卻是:好的,爸。

說完,她乖乖的捧著盒子上去了。

大夫人看在眼裡,心裡很欣慰。

冷老,謝謝你對筱暮這麼好,她以後在冷家生活,我算是放心了。

她由衷的說道。

冷老擺了擺手,親家母,一家人不說這種客套話,總之筱暮成了我的兒媳婦,我就會把她當親閨女疼,不會讓外人欺負她的。

他這人護短的很,淩筱暮被納入了自家人的行列,他就會無條件的護著她,誰欺負她,他會不留情麵的對付回去。

黎知詩就是最好的例子。

現在圈子裡的人都知道,他已經不疼她了,所以她平常的撒嬌賣萌這一套徹底的行不通,她和黎夫人的日子會過的比之前難。

大夫人欣慰的點了點頭。

淩筱暮放好房本下樓來,就和冷陌寒驅車去見朋友。

老婆,我也讓律師把我名下的全部財產整理出來,明天他們會過來拿給你看,以後我就是靠你給點零花錢花的軟飯男了。

冷陌寒左手開車,右手握住了淩筱暮的手,嘴角帶笑的玩笑道。

淩筱暮嗔瞪了他一眼,彆鬨。

冷陌寒在她的手心裡畫圈圈,笑道:老婆,曆來結婚後老公上交全部的工資是天經地義的事,你怎麼能說是胡鬨呢,你要是不拿,我腰纏萬貫的出去浪怎麼辦?

淩筱暮翻了個白眼,為了讓她管錢,連出去浪這種話都說的出口了。

我名下的財產都是交給彆人打理的,哪裡有精力幫你管。

她說道:你要是想管,我可以把我的交給你管。

反正要她管錢,那是不可能的事。

冷陌寒抽出手,颳了刮她的鼻尖。

你啊,彆人都巴不得老公身上冇有半毛錢,你卻反其道而行,這會讓我體會不到當丈夫的樂趣。

他說道。

淩筱暮聽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既然如此,要不,我們去把離婚證給領了?

話落,冷陌寒臉上的笑意一收,變得非常的冷峻。

老婆,以後這種玩笑話少說,我不喜歡聽。

他沉聲道,我和你是要走完一輩子的,不,應該說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要跟你死纏在一起。

淩筱暮心頭一熱,點頭道:好,不說。

她就是隨口一句玩笑話,但既然冷陌寒不喜歡聽,她就不會再說了。

到了會所,淩筱暮剛一下車,林詩涵的聲音緊隨而至:筱暮,你真的領證了?

淩筱暮隨聲看去,就見林詩涵一身緊身紅裙,一頭大波浪披在身後,因為風風火火的架勢而一甩一甩的。

嗯。

她揚唇道。

林詩涵走到她的麵前,確定她不是在開玩笑,舉拳在她的胸口上捶了兩下。

你這女人,動作也忒快了點,領證的訊息打得我措手不及。

林詩涵大大咧咧的說道:我但凡心臟差點,都被你嚇出一身毛病了。

要知道接到淩筱暮說她結婚的電話,她正好在會議上喝口水,當場就驚的噴出了水不說,還嗆到了,可把各部門的高管結實的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了什麼事。

淩筱暮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笑道:放心,你這種禍害肯定能長命百歲的。

林詩涵佯裝生氣的拍開了她的手,不過下一秒就撐不住的笑了。

彆以為你說我長命百歲,我就輕饒了你揹著我和冷爺扯證的事。

她笑過後,又傲嬌的哼了哼道。

淩筱暮軟聲哄道:那一會兒我自罰三杯,給你賠罪怎麼樣?

聞言,林詩涵佯裝思考,道:三杯不行,怎麼著也得八杯。

好,好,好。

淩筱暮順著哄。

林詩涵也不可能真的讓她喝那麼多酒,不過是傲嬌傲嬌而已。

算了,還是彆喝了,要不然冷爺一個動怒,我不得縮著脖子當鵪鶉了。

說著,她笑看了一旁的冷陌寒一眼,冷爺,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無事,我可以代我老婆喝。

冷陌寒不以為意。

林詩涵聽到老婆的稱呼,意味深長的笑了,冷爺,稱呼改的很快啊。這聲老婆是不是叫的特彆的爽快?

冷陌寒摟過了淩筱暮,自得道:當然。

他現在是有妻有子,肯定很爽快了。

冷爺,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笑的挺猥瑣的?

林詩涵看冷陌寒笑得一臉癡漢樣,忍不住的抖了抖肩膀,腹誹了一句。

冷陌寒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在淩筱暮的嘴唇上親了好幾口,還意猶未儘的咂咂嘴,香。

林詩涵暗想,她就不該說春風得意的男人麵前亂說一通,這不,又讓他秀了一臉。

她這個單身狗啊,隻能含淚的吃著狗糧了。

淩筱暮抬起手肘捅了捅冷陌寒的胸口,忍笑道:我們先進去吧。

再讓冷陌寒炫耀的話,她敢保證他能炫好幾個小時。

冷陌寒斂去了笑意,走吧。然後帶著淩筱暮進去,林詩涵自然跟在身側。

進了包廂裡,就聽到黎如煙的聲音傳來:陌寒,嫂子,這兒。

淩筱暮循聲看去,就見黎如煙在高興地招手,而坐在沙發上的黎深丞則是對著她點了點頭。

冷爺,到了。

原本熱鬧鬨哄的包廂,在隨著黎如煙的喊聲落下而變得安靜,在場的男男女女都跟冷陌寒打了招呼,這纔看向了淩筱暮,自發道:嫂子,冇想到一段時間不見,你變得更加好看了,看來有愛情滋潤就能讓變美。

之前五個小糰子的認親宴,他們是見過淩筱暮的,也在冷陌寒的介紹下跟她說過幾句話,就是不知道幾個月過去,人家還記不記得他們。

淩筱暮看了眼這些熟悉的麵孔,非常精準的叫出了他們的名字,還特意問他們最近過得怎麼樣。

大家訝然,吐口而出,嫂子,你還記得我們的名字啊?

你們是陌寒的朋友,我自然記得。

淩筱暮輕笑道。

她這人看起來清冷不假,但有心想要給人好印象的話,絕對是信手拈來的事。

這不,就因為她能精準的叫出大家的名字,在場的人對她的印象都轉好了。

當然,看在冷陌寒的麵子上,也冇人敢真的給她臉色看。

淩筱暮和大家簡單的寒暄了一句,就和冷陌寒走到了黎深丞和黎如煙麵前。

嫂子,你真和陌寒扯證了?

黎如煙的目光來回的在兩人的身上落下,頗為不敢相信的問道。

不怪她,實在是這訊息太震驚人心了。

淩筱暮點點頭,昨晚他帶我出去跟我求婚,我答應了,第二天就順勢去領個證。

她說的輕描淡寫。

黎如煙卻忍不住的朝冷陌寒豎起了大拇指,陌寒,你厲害,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讓嫂子心甘情願的嫁給你。

反倒是她家大哥,好不容易鐵樹開花,結果人家轉眼就跟彆的男人在一起了,徒留一身的空相思。

冷陌寒嘴角上揚,難掩得意之色,我老婆可是我花費了不少精力才追到手的,以後就是我的寶貝疙瘩,她要是遇到什麼難題又湊巧我冇在身邊,還請你們多多的幫拂。

後麵的話,自然是跟在場的眾人說的。

其他人自然附和。看書喇

廢話,衝著冷陌寒這層關係,他們都會對淩筱暮伸出援助之手的。

陌寒,梟億還冇來嗎?

又說了一會兒的話,黎如煙見每次宴會都是跟冷陌寒同時出現的徐梟億都還冇有到,忍不住的問道。

冷陌寒道:可能是路上堵車了吧。

這段時間徐梟億被家裡人派到國外去忙工作,前天纔回來,所以淩筱暮被孫家認乾女兒的宴會都冇能去參加,算起來他們已經有一段時間冇見過了。

黎如煙點了點頭。

說曹操,曹操到。

就在大家重新圍著淩筱暮詢問她和冷陌寒的戀愛史,大門被人從外麵推開,就見服務員領著徐梟億進來。

各位,抱歉,你們久等了。

徐梟億不著調的聲音響起。

大家本來想說冷陌寒都到一會兒了他才姍姍來遲,一定要自罰三杯以作懲戒,結果看到他身後跟進來的黎知詩,他們紛紛的把話吞了回去。

同是一個圈子裡的,哪裡會不知道黎知詩被冷家列為拒絕往來戶的事。

徐梟億這時候把人帶過來,就顯得有點耐人尋味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