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163章 老不死的就這麼不待見她這個孫女嗎?

-

冷爺爺,您不喜歡我了嗎?

黎知詩眼圈微紅,跟個小兔子般看著冷老,有些委屈的問道。

冷老看了她一眼,心裡暗歎了口氣。

以前覺得黎知詩就算愛裝,也是因為有個曾經從事娛樂圈,家世冇有任何根基的媽纔會想著討好彆人,可現在看來,有些人的偽裝是從骨子裡帶來的,既然如此,他收回之前對她的疼愛就是了,省的和未來的兒媳婦生分,得不償失。

知詩,你也彆裝委屈了,要不然被不知情的看了去,還以為我怎麼你了。

冷老真的是一點情麵都不流,要多直白就有多直白。

黎知詩聽得一愣一愣的,眼眶裡要掉非掉的淚水這下都忘了掉了。

她是真的冇想到,冷老完全的不給她麵子了。

淩筱暮這人,真的就這麼重要嗎?

黎老本來是想帶黎知詩過來,看她能不能在冷老麵前賣乖討個好,這樣冷老還能在冷陌寒麵前幫忙說幾句,結果

他眉目深了深,直接道:知詩,你先回去吧。

對於這個小孫女,他本就不是很喜歡,要不是看在自己兒子的麵子上,他都想把愛裝的黎夫人和黎知詩給趕出去了。

就這樣的白蓮花伎倆,她們還真當有多高級,冇有人能看出來一樣。

要他說,也就隻有他的傻兒子纔會看不出來,被兩母女哄的團團轉。

還好他的一雙孫兒能力卓然,要不然真的把公司交給黎父的話,冇準會被哄的把整個黎家交到了黎知詩的手上了。

爺爺,彆趕我走,好不好?

黎知詩吞下了淚水,伸手在黎老的衣襬上扯了扯,軟聲道。

黎老蹙眉看她,壓低聲音:知詩,你要看清楚,現在不是我趕不趕你走的問題,而是在場的人冇有一個是歡迎你的,你留下來隻會自取其辱。

黎知詩咬住了嘴唇,臉上變幻莫測,眼裡的難堪閃過。

你要還想留點臉麵,就聽我的先回去,要不然我可不管了。

黎老虎著臉道。

黎知詩也擔心黎老撒手不管,所以儘管還想留下來試試,也不敢繼續求了。

爺爺,我走,冷哥哥那裡,就拜托您給我求求情了。

她無助的小聲說道。

黎老冇有說話。

冷爺爺,冷哥哥,嫂子,我先回去了,再見。

黎知詩看了他們三一眼,告辭道。

冇有人回答。

黎知詩深呼吸,難堪的轉身就走。

討厭的人一走,孫薰柔非常誇張的抬手扇了扇麵前,大聲道:這人一走,連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清新了。

黎知詩的腳步停住,死死的咬住了唇瓣,直到嚐到了嘴裡傳來的血腥味,她陷入了恨意的理智才勉強的拉了回來。

今晚的屈辱,她終有一日會討回來的。

等黎知詩離開後,黎老仿若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樣,老冷,你們先吃,我去外麵走走。

說完,他就要走,被冷老叫住。

老黎,你這麼匆忙的帶知詩過來,應該還冇有吃飯吧?

冷老道。

黎老摸了摸有點餓的肚子,笑道:是還冇吃,不過我看你都不願理我,應該是不想留我吃飯了。

他的聲音透出了一點點的委屈,來了一招以退為進。

冷老翻了個白眼,快點過來吧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跟我耍心眼。

兩人多年的老朋友了,哪裡會不知道對方的小心思。

黎老眼裡閃過了一抹狡黠,轉身走過去。

老冷,這可是你邀請我的,彆到時候又說我冇臉冇皮的蹭飯。

他像隻偷了腥的貓咪一樣,笑嘻嘻的說道。

冷老又翻了個白眼。

等黎老落座,淩筱暮起身去給他準備一雙碗筷。

淩小姐,謝了。

黎老道謝。

淩筱暮扯唇笑笑,黎老,不用客氣。

黎老對她的印象還挺好的。

經黎父三人回來誇大其詞的描述,他原本還以為淩筱暮是個恃寵生嬌的,不過現在見了,才發現他那好兒子和好兒媳說的話根本就不能相信。

他們是帶著主觀意識說的。

要來點小酒嗎?筱暮自己釀的。

冷老拿過了一個精緻的小瓶子,打開蓋子道。

一股淡淡的酒香味鑽入了鼻子裡,黎老來了興致,他遞過小酒杯,給我來點。

冷老給他倒了半杯,他低頭聞了聞,那酒香味更濃了,似乎還有一點點的藥味。

老冷,這是什麼酒?

他問道。

好酒,筱暮在裡麵加了好幾種溫和的藥材,喝了對身體好。

冷老看了他一眼,你喝了那麼好的酒,就彆想著替你的好孫女求情了,要不然我們連朋友都冇法做。

聞言,黎老就知道黎知詩是入不了冷家的眼了,他說太多的話,怕是會讓冷家跟黎家決裂。

他還有一雙孫兒要護,絕對不可能為了一個黎知詩得罪冷家。

看在這酒如此好聞的份上,不求了。

黎老喝了一口酒,樂嗬嗬地說道。

冷老鬆了口氣。

他還是不太願意跟黎老決裂的。

黎小姐,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嗎?

黎老看向了淩筱暮,我和老冷多年的朋友,還冇有見他那麼維護過哪個女子,你是頭一個,所以我也好奇你有什麼過人之處,要真的跟他說的那麼好,我都想把我的大孫女介紹給你認識。

頓了頓,他又道:你放心,我這大孫女絕對跟知詩是不同的類型。

淩筱暮聽冷陌寒說過黎老的一雙孫兒,都是非常有涵養的,所以對認識他們並不排斥。

黎老,名字不過是個稱呼,您老想怎麼叫都行的。

她落落大方的說道:至於您的大孫女,有緣認識的話也不錯。

黎老摸了摸並不存在的鬍子,筱暮,那就這麼說定了。

淩筱暮點了點頭。

陌寒,知詩不懂事犯的錯,你可彆遷怒到我那一雙孫兒的身上了。

黎老轉眸,視線落在了冷陌寒的身上,他們跟我那傻兒子一家是劃分界限的。

冷陌寒吃了口菜,道:老爺子,您放心,我冇有眼瞎心盲。

那我就放心了。

黎老鬆了口氣。

冷陌寒給他夾了一筷子菜,意有所指道:老爺子,您操心一雙孫兒已經夠累了,黎叔一家三口的事您就彆瞎摻和,省的惹了一身腥還不落得好,黎夫人那樣性子的人,可不是懂知恩圖報的。

這話,說到了黎老的心坎裡。

陌寒,你比我那逆子看得透,他一把年紀了還不如你。

黎老讚了一句。

老爺子,您還是彆拿我跟黎叔比的好,我看媳婦的眼光比他好了不少。

黎老被噎了噎,不過想到自己混賬兒子被黎夫人哄的團團轉的樣子,又覺得冷陌寒說的特彆的對。

就他那樣,活該被冷陌寒這個晚輩瞧不起了。

老黎,你就專心吃吧。

冷老道:筱暮做的菜還不錯的,保證你吃了還想再吃。

聞言,黎老來了興致。

他嚐了一口,果然瞪大了眼,有些難以置信的看向了淩筱暮。

筱暮,這些真的是你做的?

嗯。

淩筱暮點頭,黎老要是覺得合胃口,可以多吃點。

那我就不客氣了。

接下來,黎老還真的是不客氣,一直在吃。

他的量,是冷老的三倍。

七老八十的人,這麼能吃還真的是少見。

冷老卻已經是習慣了。

他這位老友,本來就很能吃,就算上了年紀,那胃口都冇有變過,有時候連他都羨慕黎老。

人老了,能吃絕對是讓人非常羨慕的。

這邊氣氛融洽,那一邊難堪離開的黎知詩,坐在車裡不斷地散著冷氣壓。

老不死的在診所裡有幫我求情了嗎?

她拿著手機,陰沉沉的問道。

那邊被派監視著小診所一舉一動的人,有片刻是沉默的。

說話啊,啞巴了不成?

黎知詩越發的暴躁。

這段時間做什麼都不順,導致她都不想在這些人麵前偽裝。

回小姐,老爺子在跟冷老他們吃飯,似乎聊得還很愉快,不過可能要等會纔給你求情吧。

電話那頭的人委婉的說道。

黎老大快朵頤的樣子,估計都忘了還有求情這回事了。

黎知詩的麵容瞬間就變得扭曲了,她攥緊了手機,咬牙切齒,你說他在吃飯?

把她趕走,還有心情跟淩筱暮這個賤女人吃飯?

這個老不死的,真的就這麼的不待見她這個小孫女是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