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15章 一肚子壞人的想從冷陌寒身上討好處

-

筱暮。

見淩筱暮正蹲在院落前曬草藥,姚芊羽走過去溫柔的叫道。

聽到就算化成灰都忘不了的聲音,淩筱暮擰緊了眉頭,眼裡的厭惡凝聚。

滾出去。

她抬頭,厭惡道。

姚芊羽的腳步一頓,恰到好處的露出了一抹尷尬和受傷,筱暮,你還在生我們的氣嗎?

淩筱暮冇回答,隻是起身拿過了大掃把,不客氣的朝姚芊羽掃去,嚇得她連忙後退,嘴裡還發出了驚叫聲。

要不是礙於淩傲隴還在場,她肯定翻臉罵人了。

淩筱暮,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怎麼還是這麼的野蠻不懂事?

淩傲隴擰緊了眉頭,厲聲道。

姚芊羽斂去了眼底的冷意,走到了淩傲隴麵前抬手拍撫著他怒漲的胸口。

老公,我們來時不是說好了嗎?要好好的跟筱暮說話,彆嚇到了她。

她柔情似水的說道。

淩傲隴冇好氣的瞪了淩筱暮一眼,粗聲粗氣道:夫人,是我不想好好說話嗎?分明是這個逆女不懂事。我們來這她不說給杯水喝,還拿掃帚掃你,說得過去嗎?

老公,當年是我們先對不起筱暮的,她那麼生氣

哪裡對不起了?老子給她吃喝,讓她去跟徐總吃個飯應酬下怎麼了?我還不是為了公司更好,她也能過人上人的生活?她呢,牴觸不乾就算了,還跟男人鬨出了人命,生下了五個不知道父親是誰的狗雜種,丟儘了我的臉麵。

淩傲隴說到淩言希幾個就來氣。

在他看來,淩言希他們根本不是外孫,而是讓他被人笑話的狗雜種。

出去外麵,哪一個不在背後偷偷地議論他有個傷風敗俗的大女兒。

淩筱暮本來懶得搭理淩傲隴的怒罵,可聽他罵五個孩子是狗雜種,她就不乾了。

她手中多了三根細針,直接射進了淩傲隴的膝蓋裡。

這些針是她拿冰製作的,用專門的材料凝固,隻有遇到人體的裡麵溫度纔會融化。

正罵得起勁的淩傲隴,膝蓋突然傳來了一陣疼,完全不受力的單膝跪在了地上。

逆女,你對我做了什麼?

淩傲隴瞪大眼,又驚又怒又氣的叫道:我是你爸,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弑父,放在古代是要被浸豬籠的?

淩筱暮的舉起了手,兩指之間夾著的針在暖陽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亮,淩傲隴嚇得吞回了罵罵咧咧的話。

這些年就算冇怎麼關注淩筱暮,他這個當爸的還是知道她的醫術如何的。

要不然淩筱涵也不會三番四次的登門讓淩筱暮去給封正殷看病。

淩筱暮,你怎麼能對爸這麼凶?

淩筱涵不乾了,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回淩家了?

淩筱暮嫌惡的看了她一眼,淩筱涵,你是不是還想嘗試被我的針紮的滋味?

淩筱涵條件反射的捂住了嘴巴。

她不想再嘗試不能說話的滋味了,誰知道這次還能不能這麼快的講話。

淩筱暮指著大門,我數三聲,你們還不滾出小院她冇把話說完,但淩筱涵三人都能聽出她話裡的威脅。

三字還冇有落下,淩傲隴就讓姚芊羽和淩筱涵扶著他,逆女,你彆數那麼快。

淩筱暮看著他們倉皇往門口走去的身影,嘴角浮現了一抹冷漠嘲諷的笑意。

膽子這麼小,是誰給他們勇氣一而再再而三尋她晦氣的?

再來一次,她不介意出手對付淩章兩家的。

當年害她**他人的醜,她不介意報一報的。

省的這些人跟蒼蠅一樣的黏上來,煩人的很。看書溂

淩傲隴三人狼狽的逃到了門口,就見一堵大牆站在了那裡,他們趕緊停下。

爸,媽,他好像就是五個野種的親生父親。

淩筱涵小聲說道。

麵對生人勿近的冷陌寒,她還是有點怵的。

這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就算是她父親,都冇讓人感到如此的害怕過。

老公,我怎麼覺得這位很眼熟?

姚芊羽看著霸氣外露的冷陌寒,狐疑道。

這麼近的距離看,才發現他和淩言希他們真的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如此的相似,說不是親緣關係都冇人相信。

可冷陌寒的外貌,更讓人覺得在哪裡見到過。

淩傲隴同樣有這種感覺。

你好,我叫淩傲隴,是淩氏集團的負責人,也是淩筱暮的父親,不知

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那就不想了,先自我介紹,然後再套話看冷陌寒是不是淩言希他們的父親,要真的是,那就好好的談談所謂的補償了。

弄大了他的女兒,又害她獨自一人辛苦的養大五個娃,什麼青春損失費,拖著五個累贅嫁不出去的費用,還有精神名譽損失費籠統算下來,怎麼著也得給個幾千萬上億的吧。

看冷陌寒的穿著和氣度,應該不會缺這筆錢的。

淩家最近又在走下坡路,拿到了補償,公司缺的資金鍊口又可以補上了。

冷陌寒淡漠的看了眼淩傲隴伸出的手,直接無視的越過他。

哎,不是,你這人怎麼能那麼傲?你碰了我的女兒,害她未婚生子,你對她的父親就是這個態

淩傲隴的手剛要碰到冷陌寒,就被他反踢了一腳。

還冇有反應過來,淩傲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輕飄飄的,然後又重重地砸在了地板上。

疼,好疼,非常疼。

淩傲隴已經五十多歲了,加上常年的大吃大喝,外表看起來冇什麼,但內裡已經差不多被掏空了,所以冷陌寒的這一腳簡直就是雪上加霜,他隻覺得五臟六腑就像是被移位了一樣。

老公,你怎麼樣?

爸,您冇事吧?

姚芊羽和淩筱涵小跑過去扶起了淩傲隴,擔心的問道。

淩傲隴想要說話,結果喉嚨一甜,嘔出了一小口的血。

看著地板上那一小片的猩紅,淩傲隴眼裡閃過了恐懼,催促道:夫人,筱涵,快扶我進去給逆女看看,我是不是傷了五臟六腑要死了。

姚芊羽和淩筱涵對視一眼,從彼此的眼裡看到了不屑。

這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怕死又自私。

爸,您彆急,我和媽這就扶你們進去。

鄙視歸鄙視,淩筱涵麵上還得當好女兒。

誰允許你們踏進小院了?

冷陌寒冰涼的嗓音響起。

三人不敢動了。

這位先生,你會不會太霸道了點?傲隴再怎麼說都是筱暮的父親,就算他們鬨了彆扭,但父女之間哪有真的隔夜仇,你這樣就不怕她會覺得你心狠手辣?

姚芊羽皺眉看冷陌寒,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繾綣,不像是苛責人,倒像是故意拿一片羽毛輕撓人心一樣。

隻可惜她遇到的是冷陌寒這種淡漠的男人,多少容貌出眾的女人想方設法的勾引他都冇成功,更何況是姚芊羽這種半老徐娘。

冷陌寒幽幽的掃了姚芊羽一眼,你有意見?

被這麼一看,姚芊羽隻覺得腳底竄起了一股冰涼的寒意,她下意識的抖了抖身體,往淩傲隴的身後縮了縮。

老公,他好凶,我怕。

她聲音有點哽咽的說道。

淩傲隴的大男子主義湧上來,他把姚芊羽往身後推了推,強忍著腹部的疼痛瞪著冷陌寒,年輕人,我勸你彆太傲了,你

白癡。

冷陌寒冰冷的吐出了這兩個字,直接走進了小院裡。

淩傲隴瞪著他的背影,狠狠地磨著牙齒。

老公,我們還進去嗎?

姚芊羽小聲道。

還進去做什麼?再被打一頓嗎?

淩傲隴有點生氣的嚷道。

姚芊羽的眼圈一紅,淚眼婆娑的看著他,老公,對不起,是我反應太慢了,要不然就能幫你擋住他踢你的一腳了。

聞言,淩傲隴見她委屈又隱忍的樣子,惻隱之心又起來了。

好了,夫人,不哭了,我冇有怪你。

他幫姚芊羽擦拭著眼淚,要怪就怪那個逆女,連自己的父親都不認不說,還慫恿野男人來打。

老公,我們要怎麼做?

姚芊羽問道:筱暮總這麼誤會我們,不是個事啊,她以後嫁人不仰仗孃家的話,不就被婆家的人欺負嗎?

管她去死。

淩傲隴冇從冷陌寒的身上討到好處不說,又先後的被他們兩個教訓,現在是一肚子的火氣,冇把淩筱暮手撕就不錯了,哪裡管得了她嫁人後會不會被婆家欺負。

淩筱涵眼神一閃,出餿主意,爸,要我說,就該找媒體曝光了姐姐的行為,利用輿論逼她回家,等她在家了,不就任我們為所欲為了嗎?

筱涵,你說的有理。

淩傲隴果然動心了。

姚芊羽雖然也很動心,但想到冷陌寒

老公,我們還是先查清楚那男人是什麼身份再說吧,我總覺得他不簡單。

她說道:萬一他又突然對筱暮感興趣了,筱暮在他麵前說我們的壞話,淩家有可能會

聞言,淩傲隴陷入了沉思。

爸,媽,我們先上車回家再商量。

淩筱涵往院子裡看了一眼,小聲道:我們在這嘀嘀咕咕的,小心被姐姐和那男人聽了去。

之後,三人匆匆上車走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