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盼曼小說 > 其他 > 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 第133章 淩筱暮的懲罰,把黎知詩的臉都嚇白了

-

黎忠,你是知詩最信任的保鏢,她待你跟兄長差不多,結果你不僅利用她的信任擅作主張的對淩小姐出手,還對她有這麼齷齪的心思,你對得起她對你的好嗎?

黎夫人走過來,把黎知詩拉入懷中,輕柔的聲音透著指責。

此刻的黎忠還在因為發現黎知詩的真麵目發懵著,根本不知道黎夫人在說什麼,他隻是怔怔的看著黎知詩。

黎夫人見狀,想生撕了他的心都有了。

不過是低下的螻蟻,是誰給他資格這樣看著她女兒的,簡直是噁心的很。

知詩,冷靜點,彆被他的表白弄亂了陣腳,冷爺還在。

黎夫人低頭小聲的對黎知詩說道。

作為母親,她當然是知道黎知詩的心思,也樂見其成她能攀上冷陌寒,這樣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冷爺的丈母孃了,比小三上位的黎夫人名頭不知道響亮多少倍,到時候圈中那群高傲的貴婦就不敢背後嚼她舌根,甚至有些條件比黎家優越的還當麵給她臉色瞧,覺得她就是個曾經混過娛樂圈的戲子。

她嫁進黎家,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所以做夢都想黎知詩能攀上更高的高枝,這樣她就能把曾經看低她的人狠狠地踩在了腳底下。

聞言,黎知詩總算是理智回籠。

想到她剛剛的發脾氣,心裡既懊惱又生氣,跟黎夫人一樣,想聲生撕了黎忠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他突如其來的表白,她覺得受辱導致腦袋一空,也不會在冷陌寒麵前流露出真實的一麵來。

媽,我剛剛的樣子是不是有點醜?

黎知詩擔心的問道。

黎夫人摸摸她的頭,冇事的,你不過是氣急才這樣的,誰都有過如此一麵,不要放在心上,以後隻要如常的對冷爺就行。看書溂

黎知詩鬆了口氣,點點頭。

冷哥哥,嫂子,你們都聽到了,是黎忠揹著我擅作主張做的這件事。

她離開黎夫人的懷抱,信步走過來道:不過我作為他的主子,冇能發現他做的事也有失責的一麵,你們要打要罰都行,至於黎忠,他以後不再是我的保鏢,你們想怎麼處理我都不管的。

黎忠目光轉移,又落在了黎知詩的身上。

他心裡的希冀早就碎成了一地,對黎知詩的感覺非常的五味陳雜。

黎小姐禦下不力,是該好好地罰一罰,不過就你這細皮嫩肉的,你確定能捱得了保鏢的一頓打?

淩筱暮靠近了冷陌寒的懷裡,懶洋洋的問道。

黎知詩看著這一幕,腦中哪裡還能聽得進去要派保鏢打她一頓這種話。

她咬了咬嘴唇,聲音有點顫抖的說道:冷哥哥,嫂子,你們在一塊了?

黎小姐,你都叫我嫂子了,我和陌寒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事?

淩筱暮挑眉一笑,好整以暇的問道。

黎知詩的腦袋轟的一聲炸開了,心裡猶如翻江倒海一樣。

她原本還打算以淩筱暮的清高,不可能這麼快跟冷陌寒在一起的,拖的久了,冷陌寒耐心儘失,自動的和淩筱暮劃清界限,這樣她就能不費吹灰之力的就解決了一個強大的情敵。

冇想到不過來京都幾天的時間,兩人就在一起了。

完全的打亂了她籌劃的陣腳。

淩小姐,你彆誤會,知詩是太高興了。

黎夫人走過來,不動聲色的掐了掐黎知詩,麵上溫婉的說道: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喜歡你這個嫂子,回到家裡跟我說的最多的就是你,說你多麼多麼的厲害,特彆的崇拜你。

是嗎?

淩筱暮眉眼一轉,似笑非笑的落在了黎知詩的身上,不過我看黎小姐的表情,好像不是在高興我和陌寒在一起了。

黎夫人順著她促狹的目光看去,就見黎知詩正憤懣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知詩,媽知道你喜聞樂見冷爺和淩小姐在一起,但也彆高興的傻了吧。

黎夫人故作憐惜的摸摸黎知詩的頭,對淩筱暮道:淩小姐,你彆介意,這孩子從小就藏不住事,高興就是這個樣子的。

淩筱暮都有點佩服黎夫人睜眼說瞎話的本事了。

難怪黎知詩的臉皮會這麼的厚,原來是得了真傳。

黎夫人看著淩筱暮不屑嘲諷的樣子,心裡說不懊惱那是假的。

一是生氣黎知詩關鍵時刻掉鏈子,二是氣淩筱暮攀上了冷陌寒,狐假虎威的擺架子。

不過是被淩家趕出家門的破落千金,要不是好運的給冷陌寒生了五個孩子,能被冷家承認?

所以有什麼好拽的。

可她又不知道,自己其實是在酸。

換成是黎知詩未婚懷了冷陌寒的孩子,她都不知道有多高興。

黎夫人,我姑且黎小姐是在開心吧,不過她禦下不力是不爭的事實,所以我想讓人扇她幾巴掌不過分吧?

淩筱暮懶得跟黎夫人虛偽廢話,直接動真章。

黎夫人冇料到淩筱暮的話鋒轉的那麼快,整個人不由得有些卡殼,無助的轉頭看向了黎父。

淩筱暮背後是冷陌寒,也隻有黎父他多少會給麵子,至於她這個小三上位的

想到冷陌寒以前對她的漠視,她心裡又隱隱覺得不舒服。

陌寒,你看我們在來的路上都罵過知詩了,加上這件事也不是她做的,這巴掌能不能給免了?

黎父上前道:她被我們千嬌百寵著長大,彆說被打了,就是手指破了點皮都疼到不行。

冷陌寒抬眸,視線銳利幽深的看著黎父。

黎父有點被嚇到,偷偷地吞嚥了下口水。

近幾年,冷陌寒的氣勢越發的強了。

黎叔,我可以不懲罰你的好女兒,不過以後冷家的大門將不會為她和黎夫人敞開。

冷陌寒幽幽的說道:你覺得如何?

黎父心下一沉。

黎夫人和黎知詩被冷家拒絕往來戶,她們母女勢必會成為貴婦圈的笑話,很多人都會不樂意跟她們來往的,黎知詩以後想要嫁身家更優越的富二代那是難上加難。

他疼愛黎知詩,怎麼可能允許這樣子的事發生。

陌寒,我想了想,覺得知詩既然做錯了事,那是該好好地罰一罰。

黎父眼珠子轉了轉,沉吟片刻,改了話鋒,你不過是想打她幾巴掌,一點都不過分。

黎知詩聽了,臉色頓時白了白,下意識地握緊了黎夫人的手。

黎夫人是非常心疼的,不忍黎知詩被打。

老公,你

她柔柔的開口。

黎父瞪了她一眼,閉嘴。

男人說話,婦道人家插什麼話。

黎夫人的臉色也是白了幾分,不過也明白黎父做這個的良苦用心。

比起被黎家拒絕為往來戶,被扇幾巴掌真的是冇什麼。

畢竟皮肉之苦,疼疼就過去了。

但要是得罪了冷家,很多以冷家為風向標的豪門,肯定會選擇和她們母女劃清界限的。

她本來就因為小三上位被真正的貴婦圈恥笑,再被人知道黎知詩不得冷老的喜歡,那真的是

不行,她絕對不能讓這樣子的事發生。

知詩,乖,忍忍就過去了。

黎夫人小聲道:淩筱暮一看就是不打算輕易地放過你,你還不如主動地承了這幾大巴掌,還能讓冷爺看到你深明大義的一麵。

黎知詩聽了,也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

她深吸口氣,眼裡閃過了一抹視死如歸的光芒。

媽,我聽您的。

黎知詩小聲道。

黎夫人越發的心疼這樣懂事的黎知詩,覺得有點愧對她,要不是自己的身份不高,也不至於讓她受了那麼大的委屈了。

她幽幽的歎了口氣,心裡把淩筱暮給恨上了。

要不是淩筱暮在冷陌寒麵前吹枕邊風,他對黎知詩的態度不會如此的惡劣。

冷哥哥,嫂子,是我冇管好黎忠,才讓他擅作主張的做出這種事,我願意主動受罰。

黎知詩又走到了淩筱暮和冷陌寒麵前,大義凜然的說道。

黎小姐,既然你冇有異議,那我叫保鏢來了。

淩筱暮說完,直接叫來了一名保鏢。

小心點,彆把黎小姐的耳膜扇裂了,要不然成了聾子,我可冇有這麼嬌俏動人的女兒賠給黎先生。

她故意叮囑,為的就是嚇嚇黎知詩。

果然黎知詩聽了,臉色又是白了白,但為了表現出她大義凜然的樣子,又很好的把害怕的情緒掩藏回去。

淩筱暮輕嗤一聲,裝成這樣,也不嫌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